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我是你的一棵树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9日 22:38:49

 高娟是在要离开棋牌室的时候,发现躺在沙发上满脸冷汗的六子的。

  六子是棋牌室的老板,本来说好除夕不开张,可是六子又突然改了主意,说自己是离了婚的王老五,除了给父母添堵也没啥意思,就决定先不回老家了。

  高娟是给棋牌室打扫卫生的,她每天上午去一个小公司做保洁,对方不过是看介绍人的面子,又念着她寡妇家家的带着两个孩子不容易,就收了她。她大女儿已经工作了,小儿子在念高中,保洁的工资不高,手头总不宽裕。刚巧六子的棋牌室招打扫卫生的,又离高娟家近,高娟就过来了。

  发现六子歪在沙发上,昏睡不醒,手脚抽搐,高娟赶紧打了120。六子身边没有人,高娟就跟着救护车一块去了医院。

  医院初步诊断为脑血栓,还好不是很严重,但需要住院治疗。高娟知道六子有兄弟姐妹,就从六子的手机里找到他哥哥的电话,并说了六子的情况。六子的哥哥说从他们家乡坐火车到医院最快也要明天下午才能赶到,问高娟能否先陪护一下六子。高娟看着脸色苍白的六子,答应了。

  高娟打电话给孩子们,孩子们听后不高兴了,毕竟自从父亲五年前车祸去世后,家里剩下的三口人逢年过节总是会守在一起的。高娟跟孩子们说:“救人比过年更重要。”

  六子很快康复出院了,他再三感谢高娟,高娟也不说什么,只是红着脸说应该的。

  高娟还是一如既往地每天来干半天活,人来人往的棋牌室经过她的打扫和整理,总是干干净净,就连六子每天扔得乱七八糟的房间都收拾得井井有条。自从高娟出现后,六子才又感受到那份家庭的温暖。

  其实六子从前很有钱,不然也不会讨到那么漂亮的老婆。六子有思想有头脑,早年做生意赚了不少,不过有了钱之后就开始挥霍,交了不少狐朋狗友。后来生意赔了,老婆也跑了,六子除了手里的一点钱和一辆小货车外一无所有,这才洗心革面,开了一间棋牌室,准备东山再起。

  六子以前开过饭店,有一手好厨艺。棋牌室中午和晚上是要供饭的,他都是亲自上手,很多来玩的人都是吃他的菜上了瘾,宁可多走几步也来他这里玩,所以生意越来越好。

  从那以后,六子在晚饭的时候会特意做高娟喜欢吃的菜,看着她吃得香,他心里也觉得舒坦。他每次总会多做一点,高娟下班的时候,他会不经意地说:“高姐,你带些菜回去给孩子吃吧,我们这儿也吃不了,省得你回家还要忙活。”高娟点点头,心里也觉得温暖。

  时间久了,连常来玩的人都看出了六子的心思。话里话外总逗弄他们两个,说不如凑成一局得了。六子笑着打哈哈,高娟每次都红着脸说:“别胡说,人家六子比我小那么多,哪能看上我呢?”六子比高娟小八岁,每次听高娟这么说,他心里都在说:“其实我不介意。”

  捅破这层窗户纸的还是六子。那天,高娟在给六子收拾房间的时候,六子扔掉吸了一半的烟头,上来抱住了高娟,粗声粗气地说:“高姐,我会对你和孩子好的,你放心,我不哄你。”高娟挣扎了一下,然后红着脸不动了。

  高娟寡居五年,许多人保过媒,她都没有点头。那时候孩子小,总怕孩子受屈,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她也难得碰见一个合心意的男人,其实她心里也装着六子。

  从此,高娟对棋牌室更加尽心了,早来晚走,两个人眉眼间都是笑意,连顾客都看出来了,打趣要讨喜酒喝。高娟红了脸走开,六子笑哈哈地在上菜的时候多加了几瓶啤酒。

  渐渐地,孩子们发现了高娟的变化:电话多了,在家的时间少了,笑容多了,脸上的皱纹少了。孩子们问起,高娟也就坦白说了,孩子们什么话也没说。那几天高娟心神不宁,六子便拎了东西去看高娟和孩子,孩子们倒是没给冷脸看,却是不咸不淡。六子只说:“现在你们都长大了,你们的妈妈也需要有人来照顾和爱护,我会对她好的。”

  没多久,孩子们和高娟说,他们不干涉妈妈的婚姻,但是不希望妈妈和六子结婚。第一因为六子太年轻,怕将来甩了妈妈,第二是六子有脑血栓,万一再犯,妈妈没精力和义务伺候他一辈子。高娟心里微微打战,孩子们的话一字一句戳到她心窝子里。

  六子跟高娟几次提出要结婚,高娟总是把话题岔开。逼得急了,高娟就说要分手,六子很郁闷。中秋节,六子中午就闭店了,他买了不少好菜,准备跟高娟好好喝一顿。结果没吃几口,两个人就谈崩了。高娟起身回家了,六子心灰意冷,自己关上门喝起了闷酒。这一喝就喝得昏天黑地,第二天早晨醒来就发起了高烧。

  高娟平时都是中午才来,六子没想到大清早高娟会推门进来。看着浑身发烫的六子,高娟扑过来一把抱住他,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六子迷迷糊糊地问高娟:“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干吗还回来?”高娟咬了咬嘴唇:“傻子,我能舍得你吗?”

  晚上,高娟的儿子宫宇放学以后也来看六子,还掏零花钱给六子叔买了两瓶罐头,乐得六子眉开眼笑。宫宇说:“六子叔,昨天妈回家给我们做了八个菜呢。”六子斜眼看了一眼高娟,高娟闷头笑不吭声。宫宇接着说:“八个菜有大葱蘸酱,小白菜蘸酱,辣椒蘸酱……”六子和高娟憋不住同时笑出声来。

  这天,高娟正在干活的时候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说宫宇病了。高娟吓得脸都白了,六子忙托熟人照看一下店面,开着小货车和高娟立刻赶到医院。急诊室里,宫宇身子蜷缩着,脸色煞白,冷汗一滴一滴往下淌。看见妈妈,孩子无力地反复说着:“妈妈,我肚子疼……”

  经过诊断,宫宇是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住院手术治疗。高娟抱着宫宇的头掉眼泪,六子二话不说,马上接过住院单去办好了各种手续,并交了押金。手术时,高娟软弱地靠在六子的肩膀上,六子紧握着高娟的手。恍惚中,高娟想起五年前丈夫车祸去世时的情景,那从货车上倒下来直插进丈夫身体的钢筋,将支撑自己家庭的大树活活劈断。而今天六子宽阔而坚定的肩膀,让高娟再次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和安全。

  宫宇手术很成功,七天后康复出了院。这几天,宫宇和六子朝夕相对,早已培养出一份不寻常的感情。宫宇偷偷和高娟说:“妈,六子叔真不错,我和姐姐都觉得他够格做我们的爸爸。”高娟的心陡然跳了一下。

  宫宇回家休养那几天,高娟跟单位请了假,六子也不让她去棋牌室了,说好好照顾孩子要紧,店那边他应付得了。

  几天过去了,宫宇上学后,高娟去棋牌室,突然发现棋牌室已经换了招牌。高娟懵了,就这么短短的几天,六子居然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新店的老板说店是他盘过来的,原来的老板急着转让,价格开得极低。“看上去对方挺着急的,没准是急着回老家娶媳妇吧?”老板眯着眼睛嘻嘻地笑。

  高娟站在店前,不知所措。她没有打六子的电话,既然六子决定离开,总有他的理由。

  日子如常地过,高娟再不提起六子这个人,孩子们也懂事地绝口不提。高娟一如既往去做保洁,下午回家之后就坐在床上对着窗子发呆,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

  忽然有一天,高娟发现自己的卡上多了十五万块钱,正疑惑时,手机突然来了一条短信:“高姐,六子得了很重的病……他不愿意牵累你,他走了,留了十五万块钱给你。他让我转告你,他愿意做你身边的一棵大树,让你永远依靠。他还说,他会在天堂祝福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高娟呆呆看完这几行字,颤抖着去拨六子的电话号码,只听电话里一遍一遍地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