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相互救赎,父子泪撼动人心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9日 10:42:04

 他们家境贫寒,但是父慈子孝。有一天,父亲患有重病,需要高额的手术治疗费用。眼看父亲即将走向死亡,月薪800元的他却无能为力!他决定铤而走险……

  慈父病重,穷困孝子徒唤奈何

  今年24岁的孙小平出生在辽宁省康平县的一个农家,母亲身体不好,全靠父亲孙祥林任劳任怨,支撑起全家。孙小平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好好孝敬父亲。

  2006年12月,孙小平从部队转业回来,费尽周折到了乡邮政储蓄所上班。月底,孙小平领到了600元工资,喜不自禁地回到家。他想起自己工作迟迟没有着落时,父亲孙祥林时不时将零花钱放在柴房里,让他取用。孙小平就拿出400元放在柴房的角落,晚上,孙祥林一进门就在柴房里发现了“秘密”。他欣喜地说:“儿子,这是你孝敬我的?”孙小平的眼眶倏地红了。

  从此,孙小平每月领到工资后,就会把钱放在柴房里,给父母花。

  由于过度劳累,孙祥林经常咳嗽,晚上也睡不好觉。孙小平劝父亲去医院做一个彻底的检查,可父亲心疼钱,一直拖着没去。

  2008年5月的一天,孙小平忽然在家里看到一摊血痰,大吃一惊,父亲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第二天,他请了两天假,把父亲硬拉到了县人民医院,这才发现父亲不仅得了严重的胃溃疡,而且肺叶大面积坏死,非得做手术不可,少说也得六七万元。可是,家里一贫如洗,孙小平每月不到千元的工资,哪来这么多钱啊!

  而孙祥林想到儿子以后结婚还需要很多钱,拒绝在医院治疗,强拉着儿子回了家。他说:“医生是想赚钱,别听他们吓唬……”

   “爸这都是为我累的呀!”孙小平流下辛酸的眼泪。他本以为自己参加工作后,就可以好好报答父亲了。孙祥林笑着安慰他说:“儿子,你这么孝顺,爸爸就心满意足了。我已经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活够本了。真要有什么事,我也是打着哈哈走啊,你放心吧!”

  一听这话,孙小平哭得更厉害了。回到家后,孙小平开始四处借钱,凑了3000元钱去住院,只能控制一下病情。钱花光了,孙小平无奈地把父亲接回了家。

  2008年6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孙小平被几个战友拉去聚会。他们在当地最豪华的酒店吃了一顿钣,竟然花了两千多元。看战友潇洒地掏钱买单,孙小平开始痛恨自己的贫穷,他想,假如,我也有几十万上百万,不仅父亲的病不用愁了,我也可以过得像别人那样潇洒啊!从此,这个念头就像毒蛇一样缠住他不放。

  本来,孙小平是珍惜自己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的,平时工作任劳任怨。同事有事请假时,他也毫无怨言地顶班,不但同事喜欢他,他也深受领导的器重。然而现在,他却开始痛恨这份工作,心中有了不安分的想法……

  铸成大错,儿子卷款潜逃

  2008年8月16日中午,同事吃饭去了,孙小平一个人值班。这时,正好有一个顾客来办理存款。按规定,一个人当班不能办理手续,孙小平让他等一等,可顾客却很急,要求他通融一下。孙小平无奈,只好帮他办了。顾客走后,孙小平看着这笔一时不能入库的存款,脑子里忽然升起了一个罪恶的念头。他下意识地从中抽出了2000元钱塞到了自己的包里。

  晚上,孙小平把钱交给父亲,说:“爸,今天单位发奖金,您明天就去看病!”看到儿子如此孝顺,孙祥林十分欣慰。

  过了两天,孙小平见太平无事,胆子大了起来。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又从储户存款里挪用了现金12000元给父亲治病。

  窟窿越来越大,孙小平心里清楚,只要储蓄所查账,自己就一定会被抓,他一直胆战心惊。他想不如搞几十万元,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他把眼睛盯向了单位的金库。

  2008年12月的一个周末,孙小平跟另一位同事值班时,偷偷地配好了金库的钥匙。2009年1月30日,正月初五,孙小平与同事陈飞一起值班。下午四点左右,陈飞有事回家了,孙小平掏出早就配好的钥匙打开了金库。当他把一捆捆的钞票抱在怀里的时候,禁不住浑身颤抖:有了这么多钱,什么烦恼都解决了呀!

  拿到了钱,孙小平丝毫不敢逗留,乘出租车从康平县赶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铁岭市,住进了档次最高的一家宾馆,躺在床上,却全身止不住地发抖。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呆在父亲身边尽孝了,他决定给父亲留下一笔钱治病和养老,然后,带着余下的钱远走高飞……

  下定决心后,孙小平立即坐出租车赶回老家,悄悄把20万元钱塞进柴房。他对着父亲的卧室沉默半晌,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第二天清早,储蓄所发现有377466元现金不见了,立即报警,县公安局开始立案侦查,并将失踪的孙小平列为重要犯罪嫌疑人。孙祥林当天听到这个传闻,并不相信,但他越想越不对劲:儿子今天没上班?这时候了还没回家,那他去了哪里?难道别人说的是真的?想到这里,孙祥林忐忑不安地来到柴房。

  在儿子以前放钱的地方,孙祥林摸出了一个硬邦邦的包裹,他预感到大事不好,一把撕破包裹,里面是一层塑料薄膜包裹着一捆捆钞票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爸,儿子走了,会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你不要找我。”

  他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儿子真的卷款潜逃了!

  孙祥林赶紧把门关紧,拍了拍胸口,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他脑海一片空白。

  当晚,孙祥林和老伴哭了一夜,儿子从小乖巧听话,参加工作后对自己更是孝顺有加,难道是自己的病害了儿子?想到这里,孙祥林越来越自责。

  想到儿子以后只能过一种见不得阳光、四处逃窜的生活时,孙祥林的心疼痛起来。他哭着对老伴说:“他蠢啊!不行,我要去找他回来,让他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第二天下午,孙祥林带着那20万元钱来到了邮政局局长的办公室。他把钱小心地放到桌上,流着泪说:“我儿子人跑到哪去了我也不知道,但请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他自己来认错,投案自首……”

  可到哪里去找儿子呢?孙祥林想到儿子很重感情,和一些同学或者战友有联系,他决定先找儿子的同学和战友。他在房间东翻西找,终于发现了儿子的一本同学录,他一一打电话去问,没有电话的,他就按上面的地址挨个地找上家门去询问。整整一个星期,他把同学录上的所有没留电话的同学的家都跑遍了。

  心力交瘁的孙祥林胃病和肺病一次次发作,他吃不下东西,一碰到食物就吐。加上长途车的颠簸,胃里总像翻江倒海一般,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咳血。

  缉子归案,慈父泣血唤儿认罪

  2009年3月初的一天,孙祥林忽然接到儿子一个在沈阳打工的同学的电话,对方说:“小平在沈阳,我有地址……”

  孙祥林连夜赶到沈阳,找到了儿子暂时栖身的地方。孙小平一看见满脸憔悴的老父亲,惊异地问:“爸,您怎么来了?怎么成了这副样子,难道没有看见我留给你的钱吗?”

  孙祥林本想教训儿子一顿,哽咽了半天,只颤巍巍说了一句:“平儿呀,跟我回去自首吧!你这样东躲西藏,不会有好结果的。”

  孙小平这些天也不好过。他卷款潜逃到沈阳,找到了在这里打工的最要好的同学,谎称自己辞职了,准备来打工。他明白自己肯定会被通缉的,根本不敢出去找工作,于是花高价租了房子,白天不敢出门,整天就待在家里,靠看电视和影碟打发时间。为了缓解心中的恐惧,他晚上就去搓麻将、赌博,不料两个星期下来,输掉差不多10万。他一听到父亲要自己去自首,马上挣开父亲的手。

  “你不会把钱都花完了吧?”孙祥林忧心忡忡地问,他想如果能把钱原封不动地交给国家,儿子的罪孽肯定能减轻些。儿子却只是问:“您那20万呢?去治病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