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布克奖长名单公布,《使女的故事》续集能否最终夺奖?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9日 12:03:31

原标题:布克奖长名单公布,《使女的故事》续集能否最终夺奖?

当地时间7月24日,2019年布克奖公布了入围者长名单。其中,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萨尔曼·拉什迪、珍妮特·温特森等重磅知名作家都在名单之内。由此可见,本届布克奖的竞争有多激烈。10月14日将揭晓最终的获奖者。

当代英语小说界最高奖项布克奖在当地时间7月24日公布了候选人长名单。

该奖项今年首次由迈克尔·莫里茨

(Michael Moritz)

和哈里特·海曼

(Harriet Heyman)

的慈善基金会Crankstart资助,而不是曼氏集团

(Man Group)

。Crankstart慈善基金会是布克奖新的赞助商,将从今年起为布克奖提供5年的资助,5年后可续约。布克奖入围短名单将于9月3日公布,获奖者将于10月14日在伦敦举行的颁奖典礼上揭晓。

布克奖入围长名单的13部作品是从2018年10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出版的151部英文小说中挑选出来的。

评委们认为,这份长名单“显示了当下写作惊人的广度……这里有一些人们耳熟能详、具有影响力的成熟作家,也有一些具有非凡想象力和胆识的年轻作家,有机智深刻的政治思想,沉稳和激情。还有很多因素表明,英语文学的创作是一项全球性的努力。”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加拿大著名小说家、诗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阿特伍德被大多数人国人所熟知,是凭借发表于1985年的经典作品——《使女的故事》,2017年这部小说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风靡全球,使女独特的红袍白帽更是成为女性压迫的象征。阿特伍德在小说中探讨了女性生育自由、代孕、人口衰退、环境恶化等诸多问题,在今天看来也毫不过时:“阿特伍德的小说正在成为现实”。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

阿特伍德曾在2000年凭借《盲刺客》获得布克奖,这次凭借新作《证据》入选布克奖长名单是她自获奖以来的第六次提名。《证据》是万众期待的《使女的故事》的续集,将在今年9月10日正式与读者见面。在此书发布前,我们无法得知更多的内容,但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需要这个故事延续下去,我们不仅想知道基列共和国发生了什么,也想找到关于自己时代的答案。

萨尔曼·拉什迪是阿特伍德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他被誉为“后殖民小说教父”。拉什迪于1947年出生于印度孟买一个穆斯林富商家庭,14岁被送往英国,后毕业于剑桥大学历史专业。

萨尔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


他的第二部小说《午夜之子》以印度大陆为背景,讲述了一家三代人的故事,书中角色的个人经历与国家历史紧密地交织在一起,融合了神化、宗教、政治、风俗,包罗万象,被视为可与《百年孤独》媲美的魔幻现实主义著作。

《午夜之子》,萨尔曼·拉什迪 著,刘凯芳 译,北京燕山出版社2015年版

这部小说也为拉什迪带来了许多光环,1981年发表后不仅夺得当年的布克奖,还在1993年获得为纪念布克奖25周年设立的“特别布克奖”。2008年,这本书又获得为纪念布克奖40周年特设的“最佳布克奖”。2007年,他因在文学上的成就,被英女王册封为爵士。2008年他入选《泰晤士报》评选的“1945年以来50位最伟大的英国作家”榜单,排名第十三。

拉什迪称自己为探索世界的联结而写作,文化混杂交错的效果让他着迷。他的第四本小说《撒旦诗篇》出版后,引发了一系列政治和宗教事件,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得不过着有警方保护的“地下生活”。

拉什迪还是一位高产作家,《羞耻》《摩尔人的最后叹息》《她脚下的土地》《小丑萨利玛》《佛罗伦萨的神女》等等都是他的作品。他的创作往往被归于魔幻现实主义,有着东西方文化的双重影响。印度身份对拉什迪而言是重要的:“如果你在印度出生和成长,那么印度就在你的身上。”

拉什迪此次凭借《奎特》

(Quichotte)

入围,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于《堂吉诃德》。

在这份长名单上,还有一位作家令人关注,她就是珍妮特·温特森

(Jeanette Winterson)

珍妮特·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

温特森的文学、人生都源自刻骨铭心的童年经历——自小由信仰宗教的夫妇收养,被当做传教士培养,养母性格乖僻,家庭关系冷漠。后因与一个女孩相爱而离家出走,在各处打工,仍以全A的成绩考入牛津大学。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英] 珍妮特·温特森 著,于是 译,新星出版社2010年版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是她以个人经历为蓝本创作的处女作,讲述了成长过程中的温暖、悲伤和愤怒,是英国学生必读的经典作品。可以说温特森“问题少女”的身份和看待世界的方式,从这部作品定格,或说为人熟知。温特森因为在媒体上发表大量涉及政治、女权、性别婚姻的评论,以及特立独行的处事风格,被认为是当代最优秀也最具争议的作家。

《弗兰吻斯坦》

(Frankissstein)

是温特森对玛丽·雪莱1818年的经典之作《弗兰肯斯坦》的有趣再现,这是一本关于人工智能和性别流动的书,也回到了温特森在过去30年里一直探讨的主题:爱、欲望、性和身体。

此次入选布克奖长名单的作家中,有8位是女性。其中31岁的尼日利亚裔英国作家奥因坎·布莱斯韦特

(Oyinkan Braithwaite)

是提名作家中最年轻的一位,她的处女作《我的妹妹,连环杀手》

(My Sister, the Serial Killer)

被认为“具有一流作家的水准”。

奥因坎·布莱斯韦特(Oyinkan Braithwaite)

露西·埃尔曼

(Lucy Ellmann)

是今年唯一入选的美国小说家,《鸭子,新港》

(Duck, Newburyport)

共1000页,却只有一句话。

露西·埃尔曼(Lucy Ellmann)

现实的政治危机为作家们带来了灵感。约翰·兰彻斯特

(John Lanchester)

,一位在香港长大的小说家(同是也是金融记者、美食作家、回忆录作者),在他的最新小说《墙》

(the wall)

中,描绘了一个反乌托邦式、后气候变化的英国。整个国家被重重的厚墙围住,以防“其他人”从被毁坏、被淹没的世界涌来。随着英国脱欧倒计时的临近,这似乎是一个尖锐而及时的讽刺。然而,兰彻斯特并非以讽刺作家的身份写作,他的野心完全是反乌托邦的。

约翰·兰彻斯特(John Lanchester)

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卢塞利

(Valeria Luiselli)

关于儿童移民的《失踪儿童档案》

(Lost Children Archive)

讲述了移民流离失所的迁徙故事,作者将个人和政治因素都融入了这部小说之中。

瓦莱里娅·卢塞利(Valeria Luiselli)

在这次入围的长名单中,还有贝尔纳丁·埃瓦里斯托

(Bernardine Evaristo)

的《女孩,女人,其他》

(Girl, Woman, Other)

,这是一部描写黑人女性生活的诗韵体小说。爱尔兰作家凯文·巴里(Kevin Barry)的《开往丹吉尔的夜船》

(Night Boat to Tangier)

,被评委称为“一部与众不同的犯罪小说”。黛博拉·利维

(Deborah Levy)

的《目睹一切的人》

(The Man Who Saw Everything)

,结构有趣而复杂。尼日利亚作家基戈泽·欧比奥马

(Chigozie Obioma)

的《少数民族乐团》

(An Orchestra of Minorities)

,这部小说大体上根据《奥德赛》改编。马克斯·波特

(Max Porter)

的《兰尼》

(Lanny)

,讲述了一个小镇上失踪男孩(兰尼)的故事。艾丽芙·夏法克

(Elif Shafak)

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10分38秒》

(10 Minutes 38 Seconds in This Strange World)

,书中详细描述了一名伊斯坦布尔性工作者的记忆。

入围布克奖长名单的13部作品无疑都是优秀的,作家们凭借深刻的洞察力为读者带来了启迪、欢乐和希望。英语,作为一门全球性语言,在这些作家的笔下展现出它独有的复杂性和启迪性。

名单附录: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证据》( the Testaments)

在《使女的故事》结尾,奥弗莱德被安置在一辆面包车里,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也向读者关闭了奥弗莱德的未来,这辆面包车是否会把她送到基列郊外的自由之乡呢?阿特伍德的新书the Testaments,作为《使女的故事》的续集,将会给出更多的答案。the Testaments将背景设定在《使女的故事》最后一幕的15年后,故事围绕三位女性角色展开。

凯文·巴里《开往丹吉尔的夜船》(Night Boat to Tangier)

凯文·巴里

(Kevin Barry)

的小说想象力丰富,具有高超的语言魅力。Night Boat to Tangier对犯罪及其真实的影响有着入木三分、令人震惊的刻画,包括疯狂的风险、暴力的威胁、惩罚性的偏执等等。

奥因坎·布莱斯韦特《我的妹妹,连环杀手》(My Sister, the Serial Killer)

小说讲述了一位尼日利亚女性Korede的妹妹Ayoola有一种可怕的习惯:杀害她的男友们,Korede则要不断处理妹妹引发的麻烦。在书的最后几章,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以至于很难看出不同的故事情节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这一切构成了一种独特而又令人不安的混合体:病态的幽默、爱情故事、狂欢、家庭传奇,以及对虐待行为如何代代相传的严肃思考。

露西·埃尔曼《鸭子,新港》(Duck, Newburyport)

Duck, Newburyport描述了俄亥俄州一位四个孩子的母亲,同时也是一位家庭主妇的担忧。这本书汇集了埃尔曼之前所有作品的元素,如她对清单的热爱、无休止地提及流行文化。小说记录了生活中的许多伤痛和不幸,也记录了简单的快乐和安慰。评委们认为这本书“构思巧妙,以其精湛的技巧和独创性挑战了读者……充满幽默、暴力和文字游戏,它猛烈地触及家庭生活的碎片,也触及特朗普治下的美国。”

贝尔纳丁·埃瓦里斯托《女孩,女人,其他》(Girl, Woman, Other)

Girl, Woman, Other 关于奋斗、爱、快乐和想象。书中的世界不是理想化的,但它有一些独特的美丽。对许多读者来说,这不是一个熟悉的世界——这是一个小说中很少描写的英国。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世界不可能,不值得庆祝和书写。

约翰·兰彻斯特《墙》(the Wall)

兰彻斯特以墙为界限,将世界划分为两类人:一类人仍然享受着一点文明,另一类人则被排斥在文明之外,但在墙内,权利和自由被牺牲的原因都是那么令人毛骨悚然、似是而非。在这部小说中,兰彻斯特将现实主义与隐喻结合在一起,对气候变化对地球意味着什么进行了虚构性的思考。它作为预言作品的价值将会为更多人知道,并为后代提供一面反映21世纪早期焦虑的镜子。

黛博拉·利维《目睹一切的人》(The Man Who Saw Everything)

黛博拉·利维

(Deborah Levy)

,曾于此前两次入围布克奖长名单,新书The Man Who Saw Everything将于8月份出版,书中跨越时区,被评委们称为“有趣而复杂的结构”。

瓦莱里娅·卢塞利《失踪儿童档案》(Lost Children Archive)

墨西哥作家瓦莱里娅·卢塞利

(Valeria Luiselli)

关于儿童移民的Lost Children Archive是她的第三部小说,也是她第一部直接用英语写作的小说(前两部作品用西班牙语写成)。这是一部充满激情的、复杂的美国小说,或者更准确地说,这是一部美洲小说。它极富想象力,讲述的是一个家庭的夏日公路之旅,这个家庭穿越了美国。

小说以惊人的意象、简洁的抒情和深刻的人性,探索了当今美国正义和平等的本质。故事通过母亲和儿子的声音,以及通过收集得到的文本和图像资料,展现了移民流离失所的迁徙故事,作者将个人和政治因素都融入了这部小说之中,具有惊人的同理心。

基戈泽·欧比奥马《少数民族乐团》(An Orchestra of Minorities)

当代小说家很少能像欧比奥马那样,把英语、伊博语和色彩斑斓的非洲英语短语融合在一起,再加上清晰的对话,展现出欧比奥马语言的高超魅力。小说的故事很极端,然而,它的主题是对最脆弱的生物——人类的怜悯。

马克斯·波特《兰尼》(Lanny)

兰尼习惯于近乎魔术的突然消失,他既是一个神秘的自然之子,也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这部小说在赞美所有的孩子——他们的古怪,他们迸发的智慧,他们独特的想象力。

萨尔曼·拉什迪《奎特》(Quichotte)

小说讲述了一位上了年纪的旅行推销员爱上了一位电视明星,为了赢得她的芳心,他驾车穿越美国。评委们称其为“当代美国的冒险之旅,疯狂而令人惊惧”。

艾丽芙·夏法克《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10分38秒》(10 Minutes 38 Seconds in This Strange World)

这是一本残酷的书,描写了暴力、心碎和悲伤,冷酷无情,但最终肯定了生命。在这本书中,就像在夏法克之前的作品中一样,我们能够发现讲述复杂故事这种优秀的老式艺术,这是我们有时在现代小说中怀念的东西。

珍妮特·温特森《弗兰吻斯坦》 (Frankissstein)

这本书试图以最黑暗的娱乐方式改变我们对人性以及人类存在方式的看法。温特森认为,进化的速度正在加快,适者生存意味着聪明的生存,我们即将迎来一个人类不再是地球上最聪明的生物的未来。

参考资料:《卫报》“Handmaid's Tale sequel leads 'exacting' 2019 Booker prize longlist”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jul/24/handmaids-tale-sequel-2019-booker-prize-longlist-margaret-atwood-the-testa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