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深情款款千萤灯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5日 19:36:09

 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突然染上了一种奇怪的病。从此,她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为了重见天日,她听从医生的建议,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最北的地方——漠河。在那里,她邂逅了一个热心善良的大男孩。从此,他们一路向北,经历了重重生与死的考验,她的生命再度花开,而爱情,也在不知不觉中一路芬芳……

   机场邂逅神秘女孩

  2009年12月的一天,上海浦东机场一派繁忙景象。在D5区候机的韩瀚身边突然来了一个打扮奇特的女孩:一件竖领黑色风衣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一顶呢绒帽和一副宽大的墨镜,将她的脸遮去了大半,浑身上下就看不到一处裸露的皮肤,看上去极其神秘。

  时年26岁的韩瀚是上海一家网络公司的营销总监,他酷爱户外运动,此行是去黑龙江的漠河滑雪,那里可以说是全中国最冷的地方,冬季平均气温都在-40℃。令他惊讶的是,这个神秘女孩的目的地也是漠河。

  12月5日,韩瀚抵达了漠河,住进了当地一家小镇上的“农家乐”旅馆。冬季的漠河茫茫雪原,他入住的是这方圆几十公里内惟一的旅馆,那个“神秘女孩”自然也住了进来。

  第二天上午,韩瀚正在欣赏窗外的雪景,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他来到滴水成冰的室外,发现那个原先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孩此刻摘去了墨镜和帽子,裸露着的手臂和脸上有着豆大的水疱,尽管浑身冷得直发抖,但她却一脸的惬意。

  而旅馆老板却一脸紧张地要求女孩搬走,原来他以为女孩得了艾滋病,怕传染给其他房客。女孩很气愤,越解释越不清楚,就索性坐在雪地里哭起来。看到这情景,房东和看客渐渐离去,韩瀚望着女孩悲戚可怜的模样,心里莫名一动,就陪着她在冰天雪地里坐下来。

  等女孩哭够了,韩瀚才默默地递来一块手帕。面对这个善解人意的男人,女孩终于打开了心扉。她叫王雯,是江苏徐州人,大学毕业后,她进了上海一家制鞋厂做技术主管。2009年6月,一向身体健康的王雯突然浑身奇痒无比,还伴有发热症状,过了不久,她身上就出了水疱和红疹,而且还不能接触阳光,只要太阳一晒,全身就像千万根针刺一样难受。

  王雯去了多家医院诊治,但都无法确诊。随着病情的加重,室内的灯光、电脑的荧屏光都让她受不了。她只能整天把自己套在衣服里,不让任何一块皮肤裸露,白天根本不敢出门,房间里即使到了晚上也不开灯。被病痛深深折磨的王雯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几个月不接触阳光,她都快憋疯了。

  9月25日,王雯的病症经上海瑞金医院确诊为迟发性皮肤卟啉症,这是一种不能见热源性光的病症,每百万人中都难得见到一例,病情发展到后期,会侵害肝脏而危及生命。

  手捧着诊断书,王雯悲痛欲绝,她一度产生过自杀的念头,但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她又颓然地将准备好的安眠药扔进了垃圾篓。为了尽快让自己好起来,她在医生的嘱咐下开始进行中药治疗,病情有所控制。医生还建议她到最寒冷的地方晒晒太阳,因为寒流能阻隔住热量的传递,不会诱发病情。于是,她便只身一人来到漠河……

   为雪人女孩一路向北

   王雯的遭遇,激起了韩瀚的同情心。为了让她快乐起来,韩瀚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一次,他望着大片大片从天而落的雪花,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他独自一人奋战了一个下午,终于在屋前堆起了一个巨大的雪人,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雪人里面掏空,让王雯钻到雪人里面,脸部和胳膊露在外面。这一招果然凑效,阳光晒到王雯身上,她竟然丝毫没有瘙痒和灼疼的感觉。

  那一刻,王雯的脸上笑得异常灿烂,她的心里,却因为感动而泪流成河。

  由于多日的晴朗,漠河的气温大幅回升,虽然最低气温还在-30℃左右,但王雯却有了不舒服的感觉。韩瀚得知俄罗斯的西伯利亚气温在-60℃~-70℃,他眼前一亮,决定带着王雯一路向北,到西伯利亚去晒太阳。王雯吃惊地瞪着韩瀚说:“你不要命啦,去那么冷的地方,会冻死的!”

  韩瀚却说:“晒太阳会对你的病有好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做‘套中人’,相信我,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

  凑巧的是,他们来漠河时都带着护照,韩瀚拿着护照去办理签证,俄罗斯的签证官得知他们是去西伯利亚时,好心地劝道:“小伙子,俄罗斯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为什么你们要去人迹罕至的西伯利亚?”

  当韩瀚说明理由后,签证官感动地说:“你真是一个真性情的小伙子,你的女朋友很幸福。”面对签证官的误会,韩瀚也不争辩,他心里反而一动,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王雯的善良与淳朴已经打动了他,爱的种子已不知不觉在他的心里生根萌芽。

  2010年元旦过后,韩瀚带着王雯乘着国际列车来到了空旷无垠的西伯利亚,他们在一个叫做索罗格尔的小站下了火车后,一阵狂风几乎将他们吹倒,那风堪比冰刀,无情地削去他们身上的热量。

  王雯冷得浑身发抖,她打着哆嗦说:“这地方比冰窖还要冷上几分,我们还是走吧。”韩瀚却强忍着刺骨的寒风问:“这儿虽然冷,但阳光好啊,你看你的皮肤还有疼痛的感觉吗?”王雯裸露出一段皮肤,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

  出了火车站,他们看到了几户人家。他们过去敲门想借宿,但敲了几家都没有人应。原来,这儿的人都去南方过冬了,留下的只有空房子。有一户人家,可能是主人粗心,或者就是主人故意没锁门,他们得以进入室内。室内虽然暖和了一些,但没有暖气,没有电,他们仍感到彻骨的冷。

  韩瀚看到了一堆木柴,他抱过来想点燃取暖,但想到王雯不能受火光的照射,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当天晚上,寒流骤起,外面的风像饿极了的猛兽一样怒吼,韩瀚搬出了所有的被子裹着还是冷,再看王雯,也躺在被窝里直发抖,韩瀚遂与王雯相拥而眠,以双方的体温来取暖。

   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第二天,韩瀚带着王雯外出晒太阳。半途,他们却遭遇了一头高大的北极熊。北极熊全身雪白,远远看上去像一团移动的雪球,起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当北极熊距他们不到20米时,韩瀚和王雯才猛然惊觉。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场面,韩瀚不免有些慌张,王雯却颇有主见地说:“熊专门追移动的目标,我们躺下来,一动不动,它反而不会对我们感兴趣。”

  韩瀚与王雯就地躺倒,一动不动,北极熊果然凑过来嗅了嗅,转身就走。但就在它转身时,韩瀚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一下子把熊又引过来了。面对万分危险的韩瀚,王雯一跃而起,她猛踢了北极熊背后一脚,这一脚下去,并没有撼动身高体大的北极熊,但却吸引了它的注意力,它愤怒地转过身时,王雯已经又躺倒在地上了。北极熊张望了一阵,没见到令它感兴趣的目标,遂一步步走远了。

  等北极熊离去后,韩瀚爬起来责怪王雯:“你刚才那一招太凶险了,万一激怒了北极熊,你一定会成为它的盘中餐。”

  “哈哈,我不怕,它吃了我这个病人,我也让它尝尝卟啉病的滋味。”王雯故意以幽默的话语将韩瀚心中的担忧拂去,韩瀚心里涌起一阵莫名的感动。

  他们侥幸地躲过了北极熊,但危机四伏的西伯利亚每天都给他们带来生与死的考验。一天傍晚,他们往回走时,韩瀚一脚踏空,掉进了一个冰窖,冰窖深达5米,四壁全是结下的冰,连抓手的地方都没有,而他们又没有绳索,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气温陡降,狂风乍起,韩瀚冲窖口大喊道:“王雯,你不要管我,快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