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我不是程又青,他也不是李大仁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2日 15:30:44

  王小二有女朋友了,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仔细想了想我为什么不舒服,原因有二。

  第一,我是在空间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二,他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喜欢我。

  2

  据说好车是不需要备胎的,我也从来没有把王小二当作备胎过,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我是车,只是为了强调我从来没有把他当作备胎,我一直把他当成一个聊得来的朋友,一个有些特别的朋友。

  所以我觉得,他有女朋友这件事,也应该以特别的方式告诉我。至少不是和所有人一样在空间里从他们秀的恩爱中得知。

  这样平凡普通的方式让我觉得我对他实在不算一个特别的人。倒是我自己,把他当成了一个特别的人。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有太多的自以为是和自作多情。

  3

  王小二到底有没有跟我表白过,这个我真有点说不清。

  如果在QQ上说一句,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这也算表白的话,那就勉强算是表白过吧!

  可是对于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我来说,这一点都不郑重,只能算是一句玩笑。

  我也并不敢由这句话引申出王小二喜欢我,这句话什么都不代表,它虽然在我心里激起了一丝涟漪,但它最可能的只是王小二进可攻退可守的一句话。

  这句话的另一种表达方式是要不我们凑合凑合吧,王小二也说过。

  4

  我没有和他凑合。

  负负是不是一定能得正,这个我实在没有把握。

  我不知道两个不安的灵魂在一起是会相互取暖还是会加深不安。

  所以我不敢和他凑合。

  但我以为王小二应该是喜欢我的,否则他又怎么会说了很多次要和我凑合呢?

  5

  王小二还是谈恋爱了,毫无预兆的情况下。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我们已经有大半年没联系过了。说不上为什么不联系,也许是我在实习,他也在实习,都没有时间吧。也许是渐行渐远的生活让我们都对对方陌生,即使点开头像也不知道怎么开始聊天吧。也许是他的三观已无法容纳我偶尔越轨的思想吧。

  总之,我们就是这样无比默契地不再与对方联系了。

  共同认识的朋友说,我觉得你们很像是程又青和李大仁。

  我摇摇头说,不是,他并不像李大仁喜欢程又青那样喜欢我,而我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朋友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说,现在说这个还太早,程又青和李大仁也是十五年后才在一起的。

  我白她一眼,也不想想十五年后我多大了。

  朋友想了想说,是有点大哦,那你们就少点,十年吧!

  可是,我不是程又青,他也不是李大仁啊。

  6

  我和王小二认识是在高一。

  那时候,他是一个忧郁少年,会在课间的时候斜倚在窗边,捧着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看得如痴如醉。他一身落寞与吵闹的教室隔开一道距离。

  我到教室后面的饮水机接水,目光不经意地越过他,扫了一眼窗外开得正浓的紫藤萝,嗅到一丝甜美的花香,我感觉到了春天的温暖气息。转而又看他,大胆地独特着。

  那时我是一个沉默少女,从未想过要和他交流什么。再一次注意到他,是在月考。我一抬头,45度的目光便可以看到他,他的桌洞里仍然放着那本《文化苦旅》,他敲打着桌面的样子像是一个满身稚气的孩子。孩子总是会让人心泛柔软。

  7

  高中的课间大多也是用来做数学题的,那是个大课间,我正为怎么也算不出来的数学题烦恼不已,抬起头一片茫然,这时王二忽然出现了,满头的汗水,脸上挂着笑,朝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没想到他刚打完篮球的样子,是这么阳光。

  可是,他是对我笑的吗,那一口洁白的牙齿,驱散了数学带给我的溃败感。我反复揣摩着,他是朝我笑的还是对我身旁的某个人。我努力回想着那一瞬间,我抬起头,正巧碰上他的目光,他的眼里含着笑,对我笑着。

  我想他应该是对我笑的,毕竟那一刻我和他四目相接,他不可能同时和两个人四目相接,所以只可能是对我笑的。可是我和他素无交集。

  那一刻,我隐隐约约听到了爱情的声音。但沉默的我,又立即告诉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

  8

  年少时的喜欢就是这样的。

  反复告诉自己那并不是喜欢,一遍遍地给自己洗脑,可是散乱的人群里当先就会发现他。

  虽然他并没有发着光,但只要在人群里总能够一眼便看到他。

  高中是灰暗和沉默的,我和王小二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记录的事情。我们的友情也只是见面了说声嗨或者哈喽,我也只是会在人群里多看他几眼然后怎么也无法在脑海里抹去他的身影而已。

  那时候也没有想过以后还会有联系,我早已被动地习惯很多的人来来往往。

  之所以在大学时光里和王小二还有联系,完全是QQ这一神奇的发明。距离遥远的我们通过网络诉说着彼此的大学生活以及各种生活感慨。

  奇怪的是,那时候每天见面却只打个招呼。现在见不到面,反而能畅所欲言。

  9

  我时常有一种感觉,我会跟王小二在一起的,不管中间再怎么折腾,我们最后还是会在一起的。我显然并不想跟他在一起。只要想到和他在一起便会觉得生活充满了不确定,你不知道在哪个时候他会忽然发神经丢下你,而你所有的付出就都白费了。我很害怕白白付出。

  但我却甘于对别人白白付出。

  我谈恋爱了,男友是外院的一个学长,高高瘦瘦人很白净。

  对于我恋爱这件事,我自然没有告诉王小二,我也从不在空间或人人等各种社交平台上秀恩爱,所以他无从得知。现在想想,不愿意秀恩爱实在是对爱情的不尊重。

  虽然我不愿意秀恩爱,但不代表我不喜欢我的男友,我只是不想让王小二知道我谈恋爱而已。

  高中时期青涩的喜欢早已褪去,我再也感觉不到对王小二的一丝喜欢,甚至不明白当初为何对他会有好感,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死活也想不明白。

  10

  有一天,我和男友撸串回来。在宿舍楼下,他抱着我不撒手,我就任由他抱着,任由他油腻的嘴巴亲着我,我的心里也浮起了一层油腻的感觉。腻歪一阵之后,他才恋恋不舍地和我挥别,我朝宿舍走去,刚走没几步,就接到王小二的电话,他说他到我们学校门口了。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

  他说真的,不信你到学校门口看看,我不知道你宿舍在哪儿。

  我闻声,赶紧挂断了电话,飞快地朝学校门口跑去,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大老远跑来我的学校,可是我心里又莫名的感动,我觉得眼角都有泪水氤氲。

  那时已是十点多,学校门口仍是人来人往,我看到他站在门卫室的旁边,眼睛在人群里茫然地看着。我看到他便放慢了脚步,大脑进行了简单的思索,但仍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晚穿过一个城市跑来这里。

  那一天的雾气很重,那时的我们,一定就像在一个飘渺的梦境里。

  我问他,你怎么会这么晚过来。

  他说,他养了一年的仙人掌忽然死了,他说死得毫无征兆,让他感到害怕。

  仙人掌竟然死了,这事想来是有些邪乎。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养过仙人掌。

  他距离我十公分,高我十公分,我看着他傻笑的样子,觉得他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那一刻,我很想抱他,想对他说,用我们渺小的身躯去对抗世界的复杂与残酷吧。但是我没有说,我只是眨了眨眼睛,对他说还没吃饭吧,走,一起去吃饭吧,我就又陪着他吃了一份蛋炒饭。

  我吃得很饱很饱,他低着头,不停扒拉着他面前的炒饭,长长的睫毛扑闪着,让人心疼。我仿佛听到他的心跳,又或者是我的心跳。那一刻,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但是这0.01公分仍是我们始终跨不过去的鸿沟。

  我不记得那天究竟是怎么结束的,只记得他在走前忽然伸开双臂,说,抱一下吧!

  我微微笑,无比赤城地抱住了他,大概只有一两秒的时间。

  他转身朝我挥手,留给我一个无比落寞的背影。

  我怔在那儿,只觉得手臂间还残留着他的温度。我感到很痛苦,明明看到爱情就在那儿,可是却并不敢伸手去抓住它。

  我能想到的所有和他在一起的场景,都能让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不安与脆弱。所以我宁愿和与我完全不相像的学长谈恋爱。

  11

  和学长的恋爱就是一段普通的校园恋情,刚开始也说不上有多喜欢,但朝夕相伴,感情也逐渐加深。但这只是一段普通的校园恋情,当然也有着普通的校园恋情的普通结尾。

  在我实习他工作的时候,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后来渐渐两个人都不主动,心里都明白到了说分手的时刻,只是我们已经懒得为这一年多的感情划上一个句号。

  再后来,我接到他的电话。在我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他的时候已经知道他是和我说分手的了。他开始支支吾吾问我最近怎么样。我实在有些不耐烦,只好主动问他是不是要分手。我仿佛听到他松了口气的声音。

  分开后没多久他就在空间里和现女友秀起了恩爱。我想到和他的这一年多,心里越发觉得悲哀起来,我也是喜欢他的啊,如果不喜欢,怎么会和他谈恋爱。而他,转身又可以爱别人。

  我对爱情感到失望。王小二玩世不恭地问我这么久不谈恋爱要不要和他凑合一下。

  我想告诉他我刚和男友分手,然而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只好对着他隔着屏幕的字竭力忍住哭泣。

  12

  不知怎么,我和王小二的联系渐渐也少了。后来他就不声不响地谈了恋爱。虽然我感觉有些不舒服但还是祝他幸福。那之后,我便很少使用QQ,眼不见心不烦。

  毕业后,我找了一份简单的工作,薪水不高但足够生活。日子轻松自在,我感觉年少时的那些自卑与羞怯渐渐淡去,我不再是当年的沉默少女。我想到王小二,如果是现在的我,和他在一起,似乎也不会太糟。

  有一天,无意间点进去QQ空间,发现王小二发的说说定位竟和我是在同一座城市。我感到有些奇怪,便发消息问他。他说他来这里已有半年。

  他来了半年我却丝毫不知,我感觉到我们之间巨大的流年。

  我在手机里查了一下他所在的地方,发现他在城东,而我在城西,仍然是一个城市的距离。如此看来,距离也并没有多少变化。

  13

  我一直以为王小二还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没想到他说他们只在一起一个月,他女友说还是忘不了前任,不想和他这样下去。他表示理解,选择成全。

  其实,我并没有很喜欢王小二。只是这么多年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最后发现留在我身边的,只有他。或者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而我以前并不懂,只想要逼着他与内心不安的地方对抗。

  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呢?说来还得感谢高中的那群同学,有人组了一个局,我们这些都在一个城市的便也都去了,老朋友叙叙旧。王小二当然也去了。

  看到彼此我们都笑了,距离和流年都在瞬间溃败。他在我身边露出洁白的牙齿,仿佛还是那个少年,只是不安和悲伤都已从他的双眸中褪去。

  他问我为什么要叫他王小二,他明明不姓王。

  隔了这么多年,我才告诉他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我喜欢这么叫,而是我觉得他很像《王二风流史》里的那个王二,所以我才叫他王小二。

  那天散了之后,他忽然无比郑重地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

  我点点头,说,如果你早点这么认真地对我讲,也许我们不会白白浪费这么多年。

  他笑笑,一脸的阳光,说,如果没有这些年,我也不能够这样站在你面前这样认真地问你可不可以做我女朋友。

  我的心里忽然一阵心疼。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与过去握手言和,拼凑起一个个碎片,给对方一个完整的自己。

  14

  某一天,我无比娇羞地告诉好友我们在一起了,谁知好友白我一眼,说了声切,我早就知道了,在你死也不承认喜欢王小二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现实版的程又青李大仁嘛,他们是新鲜的爱情故事,不过到了你们这儿,就有些烂俗了!

  我赶紧问,为什么?

  好友一脸傲娇说,我多少年前就知道结尾了,你说烂俗不烂俗。

  我想了想,确实有点。

上一篇:梦碎南宁

下一篇:早恋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