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精选格林童话之《神奇的桧树》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1日 11:43:49
  大约在二千年以前,在一个风景怡人的地方,住着一对富有的夫妇,他们非常恩爱,尤其是丈夫,非常疼爱自己的妻子。

  夫妻俩相敬如宾,生活非常美满。惟一欠缺的就是小孩的吵闹声,因为他们结婚多年来一直没有小孩,这一直是他们心头一个最大的遗憾。

  在他们富饶的庄园里,有一个药园,就在他们的房屋前,里面什么草药都有,有的开着花,姹紫嫣红,散发着芳香。在各种各样的植物当中,有一棵高大茂盛的桧树,这棵桧树已活了好多年了,但它依然青翠、挺拔。

  有一年冬天,下了一场非常大的雪,鹅毛般的大雪顷刻之间给黄色的大地盖了一层银被,高大的桧树也被雪裹上了一层银装,成了药园里一道特别美丽的风景。

  妻子站在桧树下,一边用小刀削着苹果,一边欣赏着这美丽的风景。

  突然,一不留神,小刀切到了手指,血一滴一滴地滴在雪地上,一个鲜红、一个雪白,相互映衬。

  这时,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很伤心地说道:“唉——!要是我有一个孩子,他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嫩,又透着血一样的红润,那该多好啊,我将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上帝啊,求求你,让我的梦想实现吧,如果这样,我情愿为您献出我的一切,甚至我的生命。”她想着想着,仿佛她的愿望真的要变为现实一样,心情也变得愉快了。

  寒冷的冬天过去了,春风徐徐吹来,吹走了盖在大地上的被子,又给它换上了绿色外套,各种颜色的小花默默地点缀在绿色的外套上,显得清秀而又素雅。

  桧树也开始吐出嫩芽,留在树上的残花也渐渐地消失了,欢乐的小鸟在树枝间跳来跳去,唱着快乐的歌。望着这充满生命力的春天,富人的妻子也被感染了,心中充满了希望。

  初夏来临了,阳光渐渐变得温暖了,夹在翠绿的叶子中间的花蕾,在暖和的阳光的照射下,一个个竞相开放,微微的夏风裹着丝丝甜意的花香飘进她的房中,这一切都使她心情激动,并且久久不能平静。

  她漫步来到树下,欣喜地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眼睛微闭,默默地虔诚地祈祷着……

  秋天到了,秋风已有些寒意了,它吹熟了果实,也把那些果实中间的绿叶吹黄了,吹落了。她从桧树上摘下色泽深红的干果,看着树下的落叶,她心情黯淡下来,开始伤心和悲哀起来。

  她收来果实对丈夫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把我埋在这棵桧树下吧。”

  丈夫不太在意地说:“别傻了,你不会死的,将来咱们有了孩子,还要在一起过快乐幸福的生活呢。”

  不久,她果然生下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儿子,孩子一出生,哭声响亮,而且皮肤正如她所希望的一样,白里透红、红中透粉。

  看着自己可爱的孩子,想着自己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她心里是多么地欣喜呀,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但她现在再也承受不了生产的痛苦了,她用手温柔地摸着孩子的头,带着对丈夫和孩子的眷恋,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温柔美丽的妻子刹那间就离开了自己,丈夫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难以面对这残酷的事实。他非常伤心,痛哭流涕地按照爱妻的遗愿把她埋在了那棵桧树下。

  过了些日子,他心情渐渐好了,眼泪也少了,只有在看着孩子没有母亲照顾的时候,才会流眼泪,再过些时候,他对妻子已没有了思念,虽然有时还会想起她,但眼泪却没有了。再到后来,他把妻子完全忘记了,他又娶了一个妻子。

  这个女人开始对前妻生的孩子很好,虽不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疼爱万分,但也不至于打骂,平时有什么好吃的也会给他一点。

  可是,当她自己的女儿出生后,情况就慢慢改变了,她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渐渐冷落了丈夫和前妻生的儿子,尤其看他长得越来越可爱,越来越聪明伶俐,就越来越讨厌他,而且这种讨厌渐渐变成了仇恨,认为只要有他,她和她的女儿就得不到丈夫的全部财产。

  所以,从此以后,她开始对这个可怜的孩子非打即骂,把他从这个屋角推到那个屋角,不是给他一个拳头,就是踢他一脚,还让他干非常沉重的家务劳动,让他得不到一丝安宁。他那白嫩的皮肤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满是伤痕。这个没有母亲疼爱的孩子每当看到继母,都吓得不敢出声。

  有一次,这个可恶的女人要到贮藏室去,小女孩也要去,她们两个走到贮藏室,小女孩对妈妈说:“妈妈,妈妈,我可以吃个苹果吗?”

  妈妈温柔地抚摸着小女孩的头说:“怎么不可以呢?我的小乖乖,小宝贝,妈妈要给你一个最大最好的苹果。”

  说完,她掀开贮存苹果的箱子盖,这个箱子是铁做的,非常沉重,上面有一个锋利的大铁卡子。她从里面挑了一个又圆又大、红彤彤的苹果递给小女孩。

  小女孩接过苹果想了想,然后说道:“妈妈,妈妈,再给我一个,我要给小哥哥一个。”

  那女人听了心里很不愉快,但她嘴上却说:“小宝贝,你先吃吧,等他放学回来后,我会给他一个的。”这时,她一扭头从窗子里看到小男孩正好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她猛得从女儿手中夺回苹果,扔进箱子,然后关上盖子对满脸茫然的女儿说:“小孩子要懂事,等一会儿和哥哥一起吃。”小女孩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

  小男孩小心翼翼地走进家门,准备迎接各种“家庭作业”。然而使他惊奇的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却一反常态,她用温柔的声音对他说:“快进来吧,我可怜的乖孩子,你吃苹果吗?来,我给你一个苹果吃。”

  小男孩听到这话,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疑惑地问道:“妈妈,是真的吗?你今天可真好!是的,我的确是想吃一个苹果,妈妈,你不骗我吧。”

  “傻孩子,是真的,跟我来吧!”说完,她把他带到了贮藏室,揭开了沉重的箱子盖,对快乐的小男孩说:“亲爱的孩子,你自己拿一个吧,挑个好的。”

  “谢谢妈妈。”小男孩俯下身子,低着头,把手伸进箱子里准备拿苹果的时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会狠毒地拉下锋利的箱盖。“砰”的一声,这个可怜的小男孩的头被砍了下来,头落在了箱子里的苹果中,鲜血溅出来,喷了那女人一身一脸。

  但当她意识到自己已杀了人的时候,她害怕了,心想这事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丈夫知道,否则,自己也会死,但怎样才能证明自己与此事没有关系呢?

  她想了想,然后走进卧室,从抽屉里找了一条毛巾,来到贮藏室,将小男孩的头接在他的脖子上,把血擦干净,用毛巾缠住,又将他抱到门前的一个小凳子上坐着,在他手里塞了一个鲜艳的大苹果,一切收拾干净。虽然没有人看见她所干的坏事,但这一切都被那棵桧树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小女孩玛杰丽看见面色苍白的哥哥,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便说道:“哥哥,哥哥,给我吃点苹果吧,行吗?你怎么不说话?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小女孩见哥哥不理她,便去找妈妈,她走进厨房,看见妈妈站在火炉旁,正在搅动一锅热水。

  她问道:“妈妈,哥哥坐在门边,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我要他给我一点,他不理我。”那女人不耐烦地回答道:“笨蛋,别烦我,你再去,他要是再不说话,你就给他一个耳光。”玛杰丽又一次来到门口对哥哥说:“哥哥,把苹果给我吧,好吗?”

  但他始终不回答,她便伸手打去,没想到哥哥的头一下子被她打落了,头滚落在地上。看着这可怕的一幕,小女孩玛杰丽吓坏了,她尖叫起来,颤抖着跑到妈妈跟前,哭泣着诉说了自己把哥哥头打掉了,越说越就伤心害怕,最后嚎啕大哭起来。

  妈妈故意伤心地说道:“玛杰丽,你做了什么事呀?怎么会把哥哥的头打掉呢?唉!算了吧!这件错事已无法挽回了。好,现在我帮你把他处理掉,你要记住,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否则,你也活不了,明白吗?”可怜的小女孩点了点头。

  这个狠心的女人一把抓起小男孩,看着那鲜嫩的皮肤和血肉,心想一定会好吃,她把他剁碎,一块一块地放进锅里,做了一锅香喷喷的肉汤。伤心的玛杰丽一直站在锅边痛哭流涕,眼泪一滴一滴的全都掉在了锅里,等肉汤煮好的时候,根本就不用放盐。

  父亲回来后,没有看见儿子,就问道:“我的小儿子呢?”那女人不吭声,她殷勤地端了一碗黑色的肉汤放在桌子上。玛杰丽一直在哭,也没有说话。父亲又一次问到他的小儿子哪里去了,因为他的心一直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些不妙。

  那女人这才回答道:“唉,你不用担心,我想他去他叔叔家了。”

  “有什么事这么着急,连我也不告诉一声,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现在我太忙了,没有好好照顾他,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补偿。”

  那女人又说:“他很想去他叔叔那儿,他还求我让他在那儿住上一段时间呢,他也许想出去玩一玩,小孩子嘛,你放心,他在那里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父亲反驳道:“唉,我可不希望他那样做,住在别人家里总不太好吧,再说,他应该跟我商量一下再走,我又不是不答应他。”

  他说着,端起面前的肉汤喝起来,“哎,这是什么肉,这么好喝?”但是他的心里总有点感觉不对劲,像是有什么伤心事似的。看见小女儿在哭,便说道:“玛杰丽,别哭了,你哥哥会回来的,他只是去你叔叔家玩一玩而已。”

  玛杰丽一听,哭得更厉害了,她用眼睛看了看妈妈,只见妈妈正用眼睛狠狠地瞪着她。她很快地跑出屋子,她伤心地想:“我要为我的小哥哥做点什么。”

  于是,她找出自己最心爱的丝制手绢,包起了哥哥的残骸,然后来到了屋外,她好像被什么力量控制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桧树下,她把哥哥的残骸放在了桧树下面。做完这些,她那悲伤痛苦的心情才慢慢有些轻松,这才止住了哭声。

  她擦干眼泪,双手合十,微闭双眼,为小哥哥祈祷,等她睁开眼睛,她惊奇地发现桧树的树枝竟前后摆动起来,它们一个个伸展开来,又一个个合在一起,就像一个人兴奋地拍着手在迎接另一个人一样。

  接着,晃动的树枝中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那雾如一缕轻烟。突然,雾的中间出现了一团红彤彤的燃烧着的火焰,小女孩被这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突然,火焰的中间出现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定眼一看,是一只漂亮的小鸟,小巧玲珑的身体,五颜六色的羽毛,脖子上有一圈金色的羽环,像一个金黄色的项圈。

  星星一样的黑眼睛,尤其是那一个细长的黄色的小嘴,它从火焰中腾空而飞,满怀深情地看了一眼桧树和小女孩,它就飞走了。小鸟飞走后,纸巾和残骸都不见了,桧树也不动了。

  这时,小玛杰丽的内心才开始平静下来,也有点快乐了,她想,她的哥哥一定被上帝给接走了。于是,她又祈祷了一遍,这才回屋吃饭去了。她看见父亲已把肉汤喝完,她吃了一点面包就回自己的屋了。

  小鸟飞呀飞,你看它多快乐呀,多自由呀!最后,它落在了一个金匠的屋顶上,开始唱歌,歌声婉转动听,透着一股凄凉:

  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我的父亲把我吞进了肚肠,善良的玛杰丽小姑娘,同情我惨遭魔掌,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飞过群山峡谷,飞过海洋,我是一只漂亮的小鸟!

  勤劳的金匠刚好做完一根金链,满心欢喜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听到鸟儿嘹亮的歌声,他匆忙跑到街上,腰间的工作围裙也没顾得解开,鞋子跑丢了,也没顾得上去拾,他一只手拿着铁钳一只手拿着金链子。

  他随着小鸟的歌声望去,只见一只小鸟正在店铺的屋顶上,美丽的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七色的光。他对小鸟说道:“可爱的小家伙,你的歌声多么动听,你为什么不再唱一遍呢?”

\

  “亲爱的金匠大王,我的歌声是需要有东西来换取的,没有东西我不能唱第二遍的,你愿意用你手中的金链子来换取吗?如果那样,我就会再唱一遍给你听。”

  金匠看了一下金链子,然后想了想就爽快地答应了:“好,我给你。”聪明的小鸟扑着翅膀飞下来,用右爪抓住金链子,站在肩膀上开始了它的歌唱:

  我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我那不知情的父亲把我吞进了肚肠,善良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同情我惨遭魔掌,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飞过群山峡谷,飞过海洋,我是一只快乐的小鸟!

  金匠听着听着,心情有点沉重,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心想:“多么可怜的孩子呀!”他看了看小鸟,看见小鸟那伤心的眼神。小鸟向他点了点头飞走了。

  它飞呀飞呀,又飞到一个鞋匠的屋顶上,开始唱了起来。善良安分的鞋匠在认真地做着鞋,他的面前已摆了许多漂亮的小花鞋,他是这个小镇最出名的鞋匠。突然,他听到一曲悦耳的歌声,他赶紧跑出去,外面刺眼的阳光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用手遮住额头,微眯着双眼,因为恐怕看不到是谁在唱歌,所以慌慌张张地连外衣都没有穿,这会儿被强光晒得皮肤有点发疼,他也顾不得了。他看了一会才发现是一只漂亮的小鸟,它优雅地站在屋顶上,忧伤地看着鞋匠。

  这时鞋匠问道:“美丽的小鸟,刚才的歌是你唱的吗,多么动听呀。”接着,他又喊来了夫人、孩子们和他的伙计们,想让他们一起来看看这只可爱的小鸟,来听听这美妙的歌声。

  众人都昂着头眼睛直直地看着这只神奇的小鸟,像在观看一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要出嫁新娘子一样,他们互相赞叹着、议论着。鞋匠对小鸟说:“小鸟,你的歌声真好听,再唱一遍让我们听听吧。”

  小鸟说:“亲爱的鞋匠,听我的歌是要有代价的,你必须给我一点东西才行。”“你想要什么?我这里只有鞋。”“好吧,就给我一双鞋吧。”鞋匠急忙大声喊道:“夫人,夫人,你赶快到我们的作坊里去拿一双最好的、最漂亮的鞋给我。”

  他的妻子跑到作坊里,拿出了她平时最喜欢、最漂亮的红色新鞋子。鞋匠拿着鞋对小鸟说:“可爱的小鸟给你吧。”小鸟扑闪着美丽的双翅飞下来用左爪抓住鞋子后又飞上屋顶,开始了它的第二遍歌唱:

  我可恶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我那不知情的父亲把我吞进了肚肠,善良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同情我惨遭魔掌,偷偷地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飞过群山峡谷,飞过海洋,我是一只快乐的小鸟!

  唱着唱着,它的眼里流出了眼泪,众人的眼里也都流下了泪水。“多么可怜的孩子呀!”他们想。小鸟给众人点了一下头,在屋顶上绕了一圈,在他们的注视下飞走了。

  过了很长时间,飞了很久的路程。它听见“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咔嚓!噼啪!咔嚓!噼啪!”的令人不愉快的声音,它往下一看,是一座磨坊,那些让人不愿听的声音正是磨石发出来的,里面有二十个身强力壮的伙计正在用力地劈着磨石,个个累得满头大汗,汗从他们黝黑的肌肤上流下来。

  忧伤的小鸟停下来站在磨坊的一棵椴树上,望着磨坊开始唱道:

  可恶的母亲杀了她的小儿郎,我那不知情的父亲把我吞进了肚肠。

  凄凉的歌声传向磨坊,两个离小鸟较近的伙计停下了手中的活,竖着耳朵听起了歌唱。

  善良美丽的玛杰丽小姑娘,同情我惨遭魔掌,偷偷地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

  这会儿除了一个耳朵有点毛病的伙计,其余的十九个伙计都停下了手中的活,一起朝树上望去。小鸟在椴树的绿叶中间,显得那么的美丽、高雅,金光闪闪的羽毛像平滑的绸缎。

  现在我快乐地到处飞翔,飞过群山峡谷,飞过海洋,我是一只快乐的小鸟!

  歌刚唱完,那名有点耳背的伙计也听到了。刚才,他瞧见别人都停下来,又一起望院中那棵椴树,才知道是有一只美丽的小鸟在唱歌,但是,他只听见了最后一句。

  所以,他站起来走到院子里对小鸟说:“亲爱的小鸟,你的歌声是那么的悠扬,动听,你再唱一遍行吗?我只听到最后一句。让我能够听到完整的歌,好吗?”他几乎是用乞求的口气说的。

  小鸟回答道:“可以,但你得给我一样东西来换取我的歌,否则,我不会再重复一遍的。”

  “我们这儿只有这些磨石,别的东西什么也没有。”“磨石也可以。”那个伙计用征求的眼光看着其他的伙计,其他的伙计异口同声地说道:“好吧,你把那块磨石拿去吧,唱一遍给我们听。”

  那二十个伙计磨拳擦掌,用一根很长很粗的杠子,使尽全身的力气,喊着口号,慢慢地抬起磨石的一边,使它立起来,众人弯着腰,撅着屁股终于把磨石推到院子里。正担心小鸟怎么拿走这么沉重的磨石。

  这时小鸟展翅飞下,右手抓着链子,左手抓鞋子,只见它把圆圆的小脑袋套进这块磨石中间的圆眼内扑通一下又飞上去了。大伙都瞪大了眼睛,惊奇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小鸟很轻松地背着这块磨石,好像这块磨石就是一块轻柔的面包一样,它轻轻地飞上了椴树。他们都张大了嘴巴,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鸟唱完歌,他们仍像傻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小鸟唱完歌,带着自己用劳动换取的成果——金链子、新鞋子、磨石,一路飞来,它要飞回自己的家,去看一下它的父亲、妹妹,还有那个害死他的继母,它要送给他们应该得到的“礼物”。

  小鸟停在了自家的屋顶上,院中的桧树叶子哗啦啦地响着,好像是在迎接一个最亲近的朋友,小鸟微笑着向它点了点头。然后飞到了枝头上,嘹亮的歌声又响起来了。

  此时,他的父亲、母亲和玛杰丽正坐在餐厅里,桌子上已摆好热气腾腾、散发着香味的饭菜。父亲站起来,微笑着说道:“我心里好高兴啊,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我真想唱歌。”

  但那个可恶的女人却坐立不安地嚷道:“我今天怎么了?好像有千百条小虫在咬我的心,我的头快要爆炸了。”玛杰丽这些日子一直伤心痛苦。晚上做梦,老梦见哥哥要跟她一起玩,这个时候她一直没有说话,但一坐下她便哭了起来。

  父亲大声地说道:“啊!上帝呀,我今天真高兴,今天是哪一位老朋友要来呀?我可真想念我的小儿子,他现在能在我的身边同我一起分享我的快乐,那该多好啊!”

  他的母亲听到这些,心里更害怕了:“哎哟,你别说了,我心里好难受,我要喝些冷水,我浑身好热,我的牙齿在打架,我快不能说话了,我血管里的血要流出来了,我的皮肤要爆裂了。”

  说道,她用手使劲地撕开自己的长外套,把一盆冷水浇在了自己的身上,像一个疯了的傻子坐在那里呻吟。玛杰丽一直在哭,她走到一个黑暗的屋角,缩在那里,她的面前有一只盒子,那是小哥哥以前送给他的,她的眼泪哗哗地一直流个不停。

  “我的恶毒的母亲杀死了她的小儿郎——”响亮的悲伤的歌声传来了。“好动听优美的歌呀!”父亲赞美着。

  可是,他的母亲却立刻捂起耳朵,把眼睛也紧紧地闭上了,她不能再听了,也不能再看了,她的整个身子就要爆炸了,她的眼睛已经开始闪光了,燃烧了,她痛苦地浑身打着哆嗦,父亲吃惊地叫着:“夫人,夫人。”

  “我那慈祥的父亲以为我要去远方——”歌声再次传来。

  父亲哪里知道,这个有着五光十色的羽毛、嘹亮、婉转动听歌喉的小鸟,就是他那可爱的宝贝小儿子。

  美丽、善良的玛杰的小姑娘,同情我惨遭魔掌,把我安放在桧树身旁。——父亲对正在伤心哭泣的玛杰丽说:“我要出去,去看一下这只可爱的小鸟,它的歌唱得多悲伤呀!

  玛杰丽,你去吗?”玛杰丽抚着脸,没有说话。“啊!你们别离开我,我害怕,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这房子阴森森的,好像一个坟墓。”父亲没理会她说的话,还是出去了。

  现在我快乐的自由地到处飞翔,飞过高山峡谷、飞过海洋,我是一只漂亮的小鸟!

  父亲正抬头望着桧树上的小鸟,没想到金光一闪,一条金链子正套在自己的脖子上,不大不小正合适。原来小鸟歌声一停止,就把金链子扔在了父亲的脖子上。

  父亲高兴地走回屋里大声说道:“小鸟送给我的礼物,多么漂亮的一根金链子呀!我可从来没有没有见过这么豪华、贵重的东西。”

  小鸟又开始唱起来,这时,小玛杰丽说:“我也要出去一下,小鸟也会送给我东西的。”说着,她就跑到了桧树下,昂着头看着小鸟,觉得挺眼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噢,她想起来了,是那次,她把哥哥的残骸放在桧树下的那次。

  她对小鸟顿时感到了无比亲切。小鸟一唱完,就把那双新鞋子扔到了她的面前。玛杰丽看到这双世界上最美丽、漂亮的红鞋子,心情顿时高兴起来,她穿上它,觉得非常合适。

  她蹦蹦跳跳地跑到屋里,向父亲和母亲炫耀着,看起来真是快乐极了。她的母亲说道:“我心情坏极了,感觉到好像是世界末日要降到我头上似的。

  我也要出去一下,小鸟会送给我一件礼物的,这样我的心情也会好一点的。”她刚一开门,就觉得眼前飞来一块大磨石,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磨石就落在了她的头上,将她砸得粉身碎骨。

  父亲和玛杰丽正在屋里高兴地议论着,听见“哐”得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似的,他们急忙走出屋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母亲,小鸟也不见了。

  这时,他们看见桧树猛烈地摇动起来,树叶中间升起了一团紫色的烟雾,一眨眼的工夫,紫雾的中间出现了一团火焰,火焰燃烧着,升腾着,最后渐渐消失。

  一个漂亮、英俊的小男孩从里面走出来,这不是他们日夜想念的亲人吗?“儿子!”父亲高兴地把他抱了起来,玛杰丽兴奋地跳起来,大声地喊着:“小哥哥!小哥哥!”

  小男孩向父亲诉说了整个事件的经过,父亲开始半信半疑,小玛杰丽也点头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这时他才完全相信。他摸了摸脖子上的金链子,看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心中充满了对桧树的感激之情。

  他们一起来到桧树下,一起跪在那里向桧树祈祷。然后,他们手牵着手回屋里吃饭。从此,他们过着人间最幸福的生活。

上一篇:守株待兔的故事

下一篇:小鸟和牵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