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妈妈去旅行了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1日 10:22:40
  保罗和安娜虽然离了婚,但平时他们还是有联系,所以听说安娜要领养个孩子,保罗立刻反对:“离了婚的女人,本来就不富裕,而且天天上班,怎么照顾小孩?”

  没想到,一向坚强的安娜,居然大哭了起来,吼着说:“没了丈夫,总可以有个孩子吧!”

  保罗就不再吭气了。

  “本来嘛!你领养小孩,管我什么事?”保罗心想,“而且,单身女人去领养,慈善机构也不会答应。”

  没想到,有一天安娜打电话来,那头传来小女孩的笑声。

  保罗一惊:“你真收养到了?”

  “当然!不会要你付钱的。”

  “我当然不会付钱,又不是我跟你生的,难道还要付赡养费?”保罗冷冷地说:“恭喜你了。”

  “谢谢!今天打电话,就是想邀请你。”安娜的语气突然变得好温柔:“来参加我孩子四岁的生日派对。”

  想想这是安娜的大事,也念在过去夫妻一场,虽然不怎么愿意,保罗还是准时到了。

  没待按铃,安娜已经冲出来,不请保罗进去,却一把将他拉到走廊边上:“保罗!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我从来没有求过你,只有今天。”

  推开门,一屋子的小朋友,一起抬起头。

  “这是丽莎的爸爸!”安娜笑嘻嘻地说。又对着坐在中间一个可爱的小丫头笑道,“看吧!妈妈说的没错吧!爸爸旅行回来了,特别赶上你的生日派对。来!快来抱抱爸爸。”

  小女孩的眼睛亮了,一颤一颤地跑过来,扑在保罗身上:“爸爸!爸爸!你就是照片里的爸爸!”

  保罗傻呆呆地伸开双手,心想”天哪!多么荒唐的一场戏!”抱着小女孩的手,觉得怪怪的,往下摸,一惊,抬头正对上安娜的眼睛,眼里全是泪。

  小朋友围着桌子,唱歌、吃东西。

  安娜把保罗拉到一边,眼泪终于落下来:“这孩子一生下来,一条腿就是畸形,大家都不要,所以我才能领养她。”擦干眼泪,回头看孩子,又笑了,“但是,她好可爱,好聪明,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一心都在她身上。”

\

  离开安娜家,保罗的心好沉。觉得安娜好可怜,又觉得自己好孤独。回头一看,那是一对母女的家,向前看,是自己一个人的公寓。

  记得离婚前的一场冲突中,安娜把他们的结婚照摔在地上,溅了一屋子的碎玻璃。可是,现在,那照片居然又挂在了墙上,而且放得更大、框子也更豪华了。

  想必安娜是去重洗了这张结婚照,是她旧情复燃?还是……还是因为她用来骗孩子?

  多么愚蠢的谎言啊!迟早要拆穿的,瞒能瞒到几时?难道爸爸总是要出差?

  这出差的爸爸,是愈来愈烦了。

  小丽莎学校演出,安娜打电话来。说别的孩子,都是父母一起出席。于是保罗不得不去,还不得不带了相机。

  安娜、保罗和小丽莎的的合影,居然上了校刊。传到保罗新交的女朋友耳里,两个人大吵一架,分手了!

  心里正有气,安娜又来电话,说孩子参加棒球赛,要爸爸到场加油。

  “去你的!她不是我的孩子!”保罗吼过去。

  电话那头安静了,传来低泣:“她少了一条腿,你同情同情她,我花了多大力气,才说服她和学校老师,让她上场一会儿。你给孩子一点鼓励好不好?”安娜抽噎着,“她好自卑、好可怜!给她一点爱吧!”

  保罗没再说话,比赛时,站在了场边当啦啦队员。好多孩子都过来跟保罗打招呼,说丽莎好棒,也说安娜好棒。

  保罗在一旁有些担心,毕竟安娜体质很差,爬楼梯没两步,就喘气。

  没过多久,安娜真的倒在了场边。送进医院,已经回天乏术。

  保罗参加了治丧委员会。

  大家一起叹气,安娜死,留下的最大问题,就是小丽莎。虽说安娜的遗产,可以由孩子继承。但是一查才知道,为了给孩子看病,她向银行贷了不少钱。房子又是分期付款,算下来,连房子都保不住。

  安娜虽然有两个妹妹,但她们都一个劲地摇手“不可能!不可能!我们自己的孩子还忙不完,何况这一条腿的。”

  最后决议,把小丽莎送回原来的育幼院。

  乐声凄迷,许多人在低声啜泣,不是伤心安娜的死,是伤心孩子的可怜。

  安娜躺在棺材里,四周绕满鲜花。每个亲友走过去,都放一支白玫瑰,在安娜的身边,低声说:“请安心地去吧!”

  安娜的妹妹,提来了小丽莎的箱子,育幼院的人也到了,安慰小丽莎:“不要伤心、不要害怕!我们会照顾你。”

  “不要你们!不要你们!”小丽莎居然喊着:“我有妈妈,妈妈在睡觉!”抬头看见坐在角落的保罗,小丽莎一颤、一颤地跑过去,高兴地喊着:“爸爸回来了!”一头扑进保罗的怀抱。

  “是的!爸爸回来了!”保罗轻轻拍着小丽莎,拍到她硬硬冷冷的义肢,心一惊、一寒。突然把孩子紧紧抱起,哭着说,“不要怕!爸爸带你回家!”

  第二天,保罗就去办了新的领养手续,并搬出自己的公寓。

  小丽莎还上原来的学校,还进同一个家门。五岁的她逢人就说:“妈妈去旅行了,但是我有爸爸,爸爸不再旅行了,爸爸每天都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