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母亲智解大学生女儿“豪门情结”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4日 22:57:28

 学得好真的不如嫁得好?一些天真的女生,每天梦想“嫁入豪门”。但事实却是,嫁入豪门并不等于拥有幸福生活。

  女大学生盯上富豪征婚

  2006年9月的一天,周亚兰像往常一样打电话到女儿的寝室,没找到女儿彭虹,却无意中从同学那里知道一件让她极为震惊的事情:一名富翁在济南公开征婚,如同超级女声选秀一般,数千名年轻漂亮的姑娘前往应征,在济南一所知名高校读大三的彭虹和班上另一名女生也悄悄地参加了这次“征婚秀”。

  “身家过亿、中年丧偶的富豪济南征婚。”周亚兰早在几天前就听说了,当地晚报也进行了“造势”,她没想到,女儿居然也掺合进了这场她所不屑的钱色交易。

  周亚兰再也坐不住了,马上给彭虹打了电话,对她劈头盖脸一通数落:“你太丢人现眼了,那个男人和你爸的年龄都差不多了……我不相信你会对他动真情。我不管你是怎么想,赶紧退出来,回到学校安心念书!”周亚兰口气异常严厉。

  “妈,我不想前功尽弃,我都闯入和人家面对面的环节了。”彭虹的态度也同样坚决。“你是不是要妈跪下来求你啊!”周亚兰急得几乎要失去理智了,彭虹和母亲对峙了十几分钟后,口气终于软下来:“妈,你别这样,我听你的就是了。”

  9月28日,彭虹回到家,周亚兰刚一张嘴,彭虹就皱起了眉头:“妈,你知道吗?最终入选的那个姑娘,大学刚毕业,一个月只挣1000多元。她这下可是一步登天了,那人给她买了一辆现代跑车,还为她的父母买了新房。”说到这里,彭虹黯淡的眼神陡然闪亮起来,“妈,我就差一步啊,如果不是你阻拦,幸运儿或许是我!”周亚兰越听越气:“不知羞耻!”她抬手便给彭虹一个耳光。彭虹委屈地瞪着她,欲言又止。

  很快,“十·一”长假到了。彭虹说和几个同学约好去海南玩,向周亚兰要了5000元。10月6日,周亚兰逛街时遇到彭虹大学好友刘丽的母亲,刘母告诉她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彭虹根本没去海南,而是去做了隆鼻手术,在她那里借了几千元。还听刘丽说,彭虹在拼命节食,为下一次富豪征婚做准备。周亚兰愣在原地:“为嫁入豪门,这孩子真是走火入魔了。”

  周亚兰随刘母来到她的家里,见母亲突然站在自己的面前,彭虹吓得脸都白了。看着消瘦了一圈,鼻梁处还残留有隆鼻伤痕的彭虹,周亚兰痛心疾首地说:“你堂堂一个名校大学生,靠自己都能活得很好,为什么要百般作践自己?”

  “妈,你可不可以先消消气,听听我的真实想法?”彭虹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周亚兰不觉一怔,是啊,这孩子以前不是这么物欲熏心的,她现在怎么了?彭虹说:“大学生就业现在这么严峻,找个好工作那么难,更不用说要过上有房有车的生活了。为什么这次千万富豪征婚吸引了那么多女大学生,不是我们多么贪恋荣华富贵,谁不想过好生活呢?”

  女儿这么一说,周亚兰的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她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实例证嫁入豪门的风险

  2006年10月12日,周亚兰和一名女同事说了彭虹的事情,同事立刻说她的一位女友嫁给了一个做房地产的亿万富翁,虽然开名车住别墅,但婚姻并不幸福,挣扎了几年,前阵子终于离婚了。她还告诉周亚兰,那位女友写了一本日记,记录了她嫁进豪门后的种种苦楚,简直就是一本“怨妇日记”。周亚兰一听,立刻想到,这不是活生生的反面教材吗。彭虹只看到嫁入豪门的风光,这背后的辛酸她知道多少。这本日记,也许就能解开彭虹的心结。

  周亚兰恳求同事,把那个名叫李莉的女友约出来。在茶楼的包间里,周亚兰一五一十地讲了自己的真实动机。周亚兰很担心,让李莉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自揭伤疤,她会很尴尬,甚至会拂袖而去。出乎意料,第二天,李莉把一本装帧豪华的笔记本交给周亚兰,带着自嘲的口气说:“让彭虹看看我的豪门生活吧,是不是真的像她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周亚兰回到家,自己先翻开那本厚厚的日记,她被内容深深地震撼了:因为丈夫在外面有情人,李莉常常独守空房;自私的丈夫还不让她和异性接触,一次发现她在网上聊天,足足半个月没搭理她……周亚兰想,这足以让彭虹幡然醒悟了吧?

  可是,彭虹只是随手翻翻这本来之不易的日记,就不屑地说:“这只是个例。我就不信女人嫁入豪门后,生活全是这样。再说,即使嫁一个平庸男人,谁能保证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嫁入豪门的女人生活幸福的也不少,比如林青霞、杨澜……”周亚兰被彭虹的话呛得哑口无言。

  那天晚上,周亚兰失眠了,李莉是在大三的一次社会活动中认识老公的,接着就辍学嫁入豪门,这和彭虹的情况何其相似,她通过李莉那些真实而痛苦的婚姻体验,总结出了盲目嫁入豪门的种种风险。渐渐地,一个念头在周亚兰的脑子里清晰起来:给彭虹来一个“婚姻风险教育”,她自然会知难而退。

  周末,彭虹回到了家里,周亚兰决心要和彭虹推心置腹地谈一次。晚饭后,周亚兰让彭虹陪她一起看电视剧,看到婚外恋的情节。她装着不经意地问彭虹:“将来结了婚,如果你老公有了婚外恋,你会原谅他吗?”彭虹想了想,说:“一次还可以原谅,如果屡教不改,谁受得了?”

  “李莉结婚三年,她先后发现丈夫有四个情人,你说她该多么痛不欲生。”周亚兰把话头引向了主题,彭虹顿时警惕起来,开始反击:“没钱的男人,花心的也不少。”

  “不错,有些没钱的男人是这样,但是你要明白一点,就算你运气好,嫁了个忠诚于你的有钱男人,但他的万贯家财都是他自己打拼出来的,你凭什么拥有支配权?”说着,她翻出李莉的日记,“你看看,就知道李莉活得有多屈辱。那年回老家,她见堂兄家境困难,就拿了一万元给他们。当时丈夫没说什么,晚上却对她大发脾气,骂她将丈夫当成了提款机……”彭虹听了,有些愕然。

  然后,周亚兰一口气列举了十多种嫁入豪门的风险:有钱男人在外面遇到的诱惑更多,你没办法要求他从一而终;与男方社会地位、收入过于悬殊,女方就会在婚姻中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甚至连尊严都没有;因为利益关系,豪门中的人际关系更加复杂和微妙……

  周亚兰的话,有理有据,彭虹有些震动了,她不禁对自己的“豪门梦”产生了一些疑虑。

  提升自己才能赢得真正的爱情和尊重

  2006年12月6日,彭虹闷闷不乐地回到家。在周亚兰的追问下,她说出了实情。原来,又有一个条件更优越的富豪在她们学校征婚,还特意把刊登了整版征婚广告的报纸在学校散发,有不少漂亮女生跃跃欲试,她也心动了。

  彭虹用商议的口气说:“妈妈,时代不同了,我真的不甘心像你们一样,过一辈子平淡无奇的生活。我的同学都承认,她们都渴望走出学校能嫁个有钱人,不要过得太辛苦。”周亚兰这才意识到,在社会现实的重压下,学得好不如嫁得好已经是女大学生们的一种潮流思维,一味地驳斥和阻止,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她对彭虹说:“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对于母亲的松口,彭虹颇感意外。

  两天后,周亚兰经人介绍请教了一位留美归来的心理学博士,博士认真听完周亚兰的讲述后,肯定了她前阵子的“婚姻风险教育”,告诉她:“谁不想过一辈子好日子,彭虹的想法没有错,您的任务是,让她清楚,万事不能急于求成,要告诉她,做好怎样的准备,才能在机遇到来之时把握属于自己的幸福。”他还给周亚兰出了一些新鲜的主意。

  周亚兰听完博士的讲述,兴奋不已。周末彭虹回家后,她兴致勃勃地对彭虹说:“小虹,咱们做一个心理测试。”周亚兰拿出三份心理测试题,认真地说:“这是国外非常流行的一套心理测试题,叫‘人生最后的答卷’,就是假设你在临终前,面对这些问题,你会怎样答。其实这是对答卷者人生美满度的测试。我们一家三口每人做一份。”彭虹十分好奇,愉快地接受了测试。

上一篇:母爱的重量

下一篇:爸爸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