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笺墨记缘》:方继孝收藏名人笔迹信札三十多年的精彩故事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11日 19:12:12

  6月7日,由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图书大厦联合主办的“文化收藏三十年”《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新书分享会在朝阳公园2020北京书市举行。本书作者、著名收藏家方继孝先生与广大读者分享了自己三十多年来收藏名人笔迹信札的精彩故事。

  方继孝,著名收藏家,鲁迅博物馆荣誉馆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多年致力于收藏中国近现代名人手迹,潜心名人信札研究。著有《旧墨记》《撂地儿》等,整理出版《流云散记》等。2020年由北京出版集团出版的《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讲述了他收藏历程中最精彩的25个故事,其中包括收藏陈独秀、胡适、陈寅恪、钱穆、王世襄等名家手稿时的奇遇,以及对这些手稿的文献价值、社会价值、历史背景的解读,书中精美插图皆是方继孝先生藏品的局部真品。此书也揭示了1980年以来,中国私人收藏市场的交易真相与收藏者的成长历程,上市以来,受到文史爱好者、收藏界读者和研究者的广泛关注。

《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   方继孝    文津出版社

《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   方继孝    文津出版社

文化收藏三十年”《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新书分享会

文化收藏三十年”《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新书分享会

  笺墨记缘,从信札、手稿中追寻名人足迹

  1983年前后,方继孝在北京月坛公园附近的一所学校当语文老师,那里刚好也是当时北京集邮爱好者的聚集地之一,方继孝工作之余时常去看一看,从此走上了文化收藏的道路。1987年,方继孝听说月坛市场一个经营邮票的卖家从某单位收来一口袋旧信封,其中包括著名作家冰心的亲笔信,人艺当时的院长曹禺的亲笔信,还有《红日》的作者吴强,《红旗谱》的作者梁斌,《小兵张嘎》的作者徐光耀等等一大批人们耳熟能详的作家的亲笔书信,而且每个信封里面还有他们一张简历表。方继孝一下子被吸引了,他仔细翻看,原来这些书信是1980年前后,各出版社想要将当时一批知名作家1966年以前出版的书重印再版时,与作家沟通联络的信件。熟悉当代文学史的方继孝如获至宝,花600多元将其全部买了下来。最后,他从中整理出两三百位中国知名作家亲笔填写的简历表,有的还附有亲笔信。自此,方继孝便将目光锁定在名人手迹收藏上,这也是他个人收藏历程中的第一桶金。

方继孝藏品:茅盾《鼓吹续集》后记手稿

方继孝藏品:茅盾《鼓吹续集》后记手稿

方继孝藏品:茅盾《鼓吹续集》后记手稿

方继孝藏品:茅盾《鼓吹续集》后记手稿

方继孝藏品:巴金《新声集序》手稿

方继孝藏品:巴金《新声集序》手稿

  此后直到1989年,方继孝又在月坛、什刹海、潘家园、报国寺、琉璃厂等处,或机缘巧合,或沙里淘金,“淘”到了茅盾先生用毛笔写的《鼓吹续集》的后记,还有巴金亲笔写的《新声集》的序等等,多达数百件藏品。有这些藏品“垫底”,方继孝最终将“收齐”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知名作家的手迹立为自己文化收藏的目标。

  讲座现场,方继孝感慨道:“从1989年一直到现在,经过30多年的努力,我已经把1919年至当代文学绝大多数,哪怕很小众的作家手迹都找到了。所以功夫不负有心人。”

方继孝始终认为:“收藏这一行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有文化积累、有知识储备。”

方继孝始终认为:“收藏这一行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有文化积累、有知识储备。”

  从事收藏要有眼力、有积累,还要讲缘分、有魄力

  从事名人手迹、信札收藏30多年来,方继孝始终认为:“收藏这一行最大的特点就是要有文化积累、有知识储备,要懂书法、懂篆刻,甚至还要熟悉这些名家的手迹。”尤其是在小商小贩手里买东西更加考验藏家的眼力和平常积累。在有眼力的基础上,做收藏还讲究“缘分”,有缘遇到了“宝”还得有魄力,能当机立断,兜里还得有充足的资金。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鱼龙混杂、竞争激烈的收藏市场上有所收获。他建议普通玩家“入行”需谨慎,他在现场坦言:“当今收藏市场的环境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不一样了,对收藏者的要求越来越高了。”

《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讲述了方继孝收藏历程中最精彩的25个故事

《笺墨记缘——我的收藏三十年》讲述了方继孝收藏历程中最精彩的25个故事

  关于收藏名人手迹与书札的意义

  谈到名人手迹、信札收藏的研究意义及历史价值,方继孝表示:“信札、手稿这类私人物品,往往记载着文化名人们的生活、工作的真实细节,普通大众知道的一些文化名人的事情,往往都是文学史上或者简历上的东西。而实际上这些文化名人更深层次的思想、他在生活中的为人,有时通过研究他与别人之间的书信可以知道得更加详细与全面。就像朋友之间交往,一起共过许多细致的事,这些自己亲手写的书信中所记的彼此之间的交情和故事做不了假。今天,我们研究那段历史,可以从这些书信中窥见许多鲜为人知的真相,可以勾陈出鲜为人知的事和人的另一面,这就是我从事此类收藏最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