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10岁孩子在核心期刊发表散文?系主编之子 主管单位回应了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9日 08:41:37

原标题:10岁孩子在核心期刊发表散文?系主编之子,主管单位回应了

  近期,又有一本核心期刊火了。

  主编父子在核心期刊发书法、散文数十篇

  日前有学者发现,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原党委书记王松奇长期在其担任主编的《银行家》杂志开设“父子集”专栏,刊发自己的书法和儿子王青石的文章,至今已有数十篇

  记者检索知网发现,王青石2006年首次在《银行家》发表散文和诗歌时年仅10岁。王松奇还曾在该期刊发表《爸爸的话》,推介儿子新书。

  公开信息显示,银行家》是山西省社科院主管、被列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人文核心期刊目录的一本专业刊物。

  在知网检索发现,王松奇、王青石父子已在《银行家》发表数十篇书法、散文作品。

  举贤不避亲还是以权谋私?

  既然是行业内重要的专业核心期刊,为何大量刊登与期刊定位无关的稿件?

  王松奇在2007年第一期的《银行家》杂志的《王松奇按语》一文中表示,“在给《银行家》写稿子之前,他(其子王青石)已经写了150多篇作品,其中已有11篇在《中国少年报》《中国少年儿童》杂志和《中国少年英语报》上发表。”

  王松奇认为儿子的作品“文笔清纯生动,风格华丽隽永,像是一股清新的风吹进了《文化休闲》栏目”。

  王松奇在文章中称,儿子王青石在自己主编的《银行家》发表作品时年仅10岁,还在读小学五年级。

  不过,王松奇也很清楚自己这种做法不妥,曾在文章中自问:在自己主编的杂志上发表自己儿子的作品算不算是“以权谋私”?

  但他经过思考后表示,“我儿子王青石的才气远在我之上,他的文章和诗歌是我们这些已略有文名的教授在当年写不出来,现在更写不出来。我连续三期甘冒风险刊登我儿子王青石的文章,实际上就是要显露一种所谓‘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的处世姿态和不拘俗套,文章至上的办刊理念。”

  那么,王青石的文章到底如何呢?阅读知网检索的文章可知,王松奇对自己儿子文章的评价,恐怕有些言过其实

  王青石发表于《银行家》的作品《四季之歌》。

  作为一份金融领域的核心期刊,《银行家》的选稿流程如何,这类稿件是如何登上版面的呢?

  王松奇回应说,《银行家》杂志主要刊登银行业的实践业务、前沿问题和国外的一些先进管理经验等。而其中《文化休闲》栏目主要刊登各种诗歌、书法、绘画、回忆录等作品。“所有的稿件都有专门的团队策划、审稿。”王松奇说,他认为刊登自己的书法作品和孩子的文章“没有问题”。

  但记者了解到,由于有大量的发稿需求,该期刊的版面很紧张,审稿周期需2个月左右。不少业内人士纷纷“吐槽”。他们认为,既然是专业杂志就应该多刊登学术性、实操性的文章,“核心期刊就应该有核心期刊的样子”

  《银行家》全年定价1272元。

  主管单位回应:

  15日下午,《银行家》杂志主管单位山西省社科院的机关纪委书记孙勇对记者采访进行回应。据孙勇介绍,该杂志是2019年转至山西省社科院主管,由山西省社科院和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共同主办。

  孙勇说,山西省社科院在发现这一情况后,院领导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向省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报告。院里随后召开紧急会议,一把手亲自安排部署落实,采取相应措施,并及时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

  孙勇说,由一位副院长具体对《银行家》杂志社进行情况调查,对《银行家》杂志社进行全面整顿,规范制度,完善机制。同时,对《银行家》杂志社主编王松奇进行相应处理,目前正在依据相关规定进行。

  孙勇说,感谢媒体的监督,将对媒体和社会进行实事求是的回应。将会对外发布相关情况,尤其是有了结果将第一时间发布。

  快评

期待学术期刊回归引领科研本真

文/徐达

  众所周知,核心期刊是期刊中学术水平较高的刊物,是我国学术评价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各类核心期刊基本都聘请国内外各学科领域的权威专家担任学术顾问、编审等,很多核心期刊还采用严格的多轮匿名审稿制度,就是为了保证选用、刊发文章的科学性、严谨性和权威性。而在国内外学界,相当一批教学科研单位的人员申请职称、申报课题项目,科研机构或高等院校学科评估,甚至高校学生取得论文答辩资格等,都需要以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为标尺。

  然而,随着以量化为主导的学术评价方式日益盛行,以及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等不良倾向向学术领域的渗透,学术期刊尤其是核心期刊乱象频出。正如上述事件反映的,一些学术期刊主编和编辑人员“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罔顾刊物科学宗旨,利用期刊资源谋私利;一些高校科研人员利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帮助子女发表文章,甚至毫不避讳亲自带着子女上阵,为其发展提供有竞争力的筹码。

  学术研究因其探索真知的目的,是十分严肃、认真的工作,有着严谨的学术规范和方法论,而学术期刊更是具有引领科研规范和前沿风向、衡量科研工作者学术水平的学术标杆作用,必须在公与私、规范与失范之间建立清晰的界限。我国2000年12月出台的《关于禁止收费约稿编印图书和期刊的通知》、2002年2月1日起施行的《出版管理条例》以及2005年12月1日起施行的《期刊出版管理规定》都作出了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任何单位都不得“约稿收费”或“出卖、出租版面”。

  在此基础上,相关部门应加强监管,严格学术刊物尤其是核心期刊的批准出版、遴选工作,对于经营者未能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可撤消其刊号,建立核心期刊退出机制;还应遴选部分优秀学术刊物,给予相应奖励,以此激励更多学术期刊高质量发展。学术期刊自身应时刻牢记引领科研的本义,严格学术标准,坚决抵制乱象,探索经营管理体制改革,更好地创新发展、推动学术进步。科研人员也要及时调适功利主义等浮躁心态,以求真务实、探索真知为目标,自觉抵制学术投机等不良行为。

  惟有各方都把科学性、严肃性放在第一位,才能让学术期刊回归引领科研的本真,核心期刊也才能成为更有公信力的“公共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