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视频|上海本土喜剧酝酿春天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1日 17:07:57

最近,一台原创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上周刚结束第六轮演出,首演至今30场演出始终一票难求,昨晚(11日),《老树新花传统滑稽节目荟萃》又拉开东方艺术中心名家名剧月的序幕,同样满座,人们不禁感慨,"上海本土喜剧"的春天快来了。


爆笑的互动氛围、近三个小时的演出、逼近700次的笑点,在中国大戏院里,近千名观众在密集的笑声中度过了无比欢乐的夜晚。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从去年9月份首演至今,已经演出了六轮共34场。


1.jpg


“申花队的外援要换掉,一个莫雷诺,一个叫瓜林,一个莫雷诺已经木得一大糊涂了,名字要换掉,瓜林,怪来兮,不灵。” 舞台上,毛猛达、沈荣海这对合作了30多年的老搭档,用传统独脚戏的表演形式,讲述了全新原创的独脚戏段子,回顾了改革开放40年来石库门里的世事变迁,与传统独脚戏一般只有20分钟时长不同,他们的每个段子都要说上一个多小时。


接地气的原创内容,深深俘获了观众的心,既有老观众,也有年轻粉丝,而且有的还不止看过一次。他们都说:“这样的独脚戏演出跟他们小时候看的独脚戏完全不一样,除了有老的经典段落,还有新的东西,很接地气的,我们也觉得特别亲切,全场从头笑到底。”


3.jpg


这样的演出效果,让两位年逾六旬已经退休的老艺术家,终于圆了多年梦想。著名独脚戏、滑稽戏演员毛猛达表示,他十多年年前就想做了这样的演出,这次《石库门的笑声》让他们演起来也非常过瘾,有这么多观众“共呼吸同命运”,这种情景是独脚戏好多好多年没有见了。


5.jpg


进入新世纪前后,随着观众文化需求多元,演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独脚戏、滑稽戏的观众迅速流失,演员后继无人,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兴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由于滑稽剧团都是自负盈亏,为了维持生存,走上了定向创作的道路,创排企业、政府题材的定制剧,观众被请到剧场看戏。毛猛达说:“定向创作就是为一个行业创作一部戏,或者创作一台独脚戏,为一个行业,所以不讲质量,观众是不要买票看戏的,发的票子,导致我们这个行业从节目创作上,根本不根据市场来的。”沈荣海也说,那个年代,讲消防安全的戏结束了,节约用水、节约用电又来了,大家都是围着定向创作演出转。


独脚戏、滑稽戏在上海市场萎缩的同时,北方的相声,甚至“开心麻花”等喜剧,却在上海的发展势头越来越猛。郭德纲的德云社,年年来,上千元的票价,观众都抢着买,此外青曲社、品欢相声等,都在上海赢得了大量年轻观众的追捧。而上海本土的滑稽戏、独脚戏,优秀作品少、大型演出少、冒尖演员少,"滑稽戏、独脚戏不滑稽"的论调,在上海唱衰了十多年,让很观众观感到痛心和忧虑。


6.jpg


要抢回本土市场优势,唯有创作观众喜欢的作品,回归剧场。去年8月份,组建成立的上海独脚戏传承艺术中心,它由上海市人民滑稽剧团和上海青年滑稽剧团,两个历史悠久的专业剧团合并,从原先的自负盈亏,到差额拨款单位,剧团从维持生计中松绑,演员队伍也壮大了,在成立不到半年时间里,就上演了新剧《舌尖上的诱惑》、拍摄了贺岁剧《四大才子》、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在东方艺术中心连演三场爆满。


昨晚,《老树新花传统滑稽节目荟萃》亮相东方艺术中心,两场演出票在开演前一周已经全部售罄。这台演出滑稽名家众多,而且演出的是独脚戏《剃头》、《自作聪明》、滑稽小戏《阿福上生意》、《宝宝闹学》等传统滑稽名作。


青年滑稽演员薛文彬表演的这个经典滑稽戏的《三毛学生意》中的段子“剃头店”,虽然是老段子,但经过新的编排,赋予了时代气息的内容,让“老树开新花”,旧瓶装新酒。青年演员薛文彬说,他们在这个传统段子的基础上家了比较现代的噱头,滑稽招笑的方法不停在变,他们也在不停研究、创新。


9.jpg


从通过不断改良加工老作品,新人演老戏,到不断推出新创原作,新人演新戏,回归剧场的年轻演员们,磨练了基本功,增加了创作动力。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副主任潘前卫认为:“青年演员要坚持创作,坚持演出,扎根在舞台上,最近滑稽演员上电视是越来越少了,这不是坏事情,是好事情,只有新的东西,充一段电,才能创作出来更加吸引观众的新作品。 ”


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主任王汝刚也说:“只要耐下心来,深入生活,只要有敏感度,有创作的激情,我们的生路在脚下,只有多走路,多走向民众,手勤、脚勤、嘴勤,三勤出精品。”


退休的老行家们还在不断创作,回归的年青演员也开始沉下心来,经过了多年低迷后的滑稽戏、独脚戏,终于迎来了复兴的时机。当然,目前整个行业还存在演员年龄结构老化、缺乏编剧人才等问题,未来的发展之路还有待进一步探索。上海市重大文艺创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吴孝明说:“要很好抓人才建设、抓剧本创作,特别是独脚戏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理念要很好把它结合起来,老百姓希望笑声,我们这座城市也希望有笑声。”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兴起于1920年前后的独脚戏,在上海、江浙一代,曾经风光无限,如今,一度陷入低谷的滑稽戏、独脚戏正在谋求新生,从《石库门的笑声》到《老树新花》,滑稽戏、独脚戏重新成为沪上舞台的风景,而随着国家对这类非遗文化的政策扶持,在加上沪语文化环境的营造,未来,上海本土的喜剧艺术将有望焕发新春,让我们共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