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最好的人生,一半清醒,一半醉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2日 22:11:01

  一出折子戏,一群悲欢人,在生活这霓虹闪耀的舞台上,生为主角,我们各自演绎着自己。

  幕落后,人散时,有人变得清醒,现实而冷漠,一些则开始迷醉,肆意而放纵。

  其实,最好的人生,不过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与岁月同行,风雨兼程的往前走下去。

  人生,醒时现实,醉后自在。

  陆游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中写道: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孤零零的躺在荒凉的村庄里,荒草萋萋,枯树无声,如此境地,也没有令他感到很悲哀。

  心中想着家国大事,夜尽了,躺在床上听风雨声,迷迷糊糊中,竟梦见自己身披战甲,正跨过冰封的河流。

  这无常的世事,让多少人意兴阑珊、春风得意,又让多少人默默无闻、郁郁寡欢!

  人生苦短,再不济,也要保持一颗向往美好的心。

  宁可食无肉,不可无追求,否则,和没有灵魂的空壳有什么两样?

  人生,醒时清苦,醉后欢喜。

  秦观曾经写下《丑奴儿》:

  夜来酒醒清无梦,愁倚阑干。

  露滴轻寒。雨打芙蓉泪不干。

  佳人别后音尘悄,瘦尽难拚。

  明月无端。已过红楼十二间。

  酒醉醒来,竟一夜无梦。周身一片清静,愁绪依旧没有消散,凭楼远望,思绪万千。

  是真的没有梦,还是忘记做了什么梦?原来,心中人已不再,如此,做梦又有何用?

  音信全无,咫尺天涯,冰冷的秋雨淅淅沥沥的飘,打在芙蓉花上,就像未曾流干的清泪。

  这世间有情之人,哪个不想朝朝暮暮到白头,又有几个愿意承受相思之苦?

  顾城说:

  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你都在命运中。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你在,我陪你,你不在,我念你,我能做的,仅此而已。

  人生,醒时是失去,醉后能得到。

  苏轼曾在《江城子》中写道: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十年风风雨雨,你不在,我很想你,却见不到你。

  你被埋葬在千里之外的远方,四处奔波的我,常与你在梦中相见,共诉衷情。

  有时候,真不想醒来,怕一睁开眼,你就不见了。相顾无言,泪千行。

  有人说,浮生若梦,一半清醒,一半醉,是最好的状态。

  我宁愿多醉一会儿,因为梦里有你。

  人生,醒来离别,醉后相聚。

  晏几道曾在《蝶恋花》中写道:

  醉别西楼醒不记。

  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斜月半窗还少睡。

  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

  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

  红烛自怜无好计。

  夜寒空替人垂泪。

  醉中告别西楼,醒后全无记忆,犹如春梦秋云,人生聚散实在太容易。

  不忍别离,看窗外斜月微明,我还是忍不住想回到梦里去,再与你道一声珍重。

  衣服上还有宴酒的痕迹,忆起聚会所赋的诗句,点点行行,总唤起一番凄凉意绪。

  想起安意如曾说:

  我憎恨离别,但若,离别能让你牵挂,我愿意离开你。

  白居易曾在《梦旧》中写道:

  别来老大苦修道,炼得离心成死灰。

  平生忆念消磨尽,昨夜因何入梦来?

  生活本身,不就是一场醉梦吗?梦过时分,便是大彻大悟的醒来。

  有人说,这世间有太多的迎来送往、离合聚首,喜忧相渗,各不同滋味,每一种滋味,都是咀嚼过后的真知。

  滚滚红尘,痴痴情深,人生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恰好。

  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人生如戏,哭笑皆由人,悲喜自己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