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秦腔唱响叙事长诗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09:43:03

秦腔唱响叙事长诗

——秦腔《王贵与李香香》“一改”修改会在北京召开

  2019年7月28日下午,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滚动资助项目秦腔《王贵与李香香》“一改”修改会在北京召开。围绕该作品的修改与提高,与会专家各抒己见,与主创团队进行了深入交流。

  荣膺文华大奖 不忘艺术初心

  秦腔《王贵与李香香》取材自诗人李季的同名叙事长诗,通过史诗化的艺术表达,展现了朴实正直的精神风貌。作品创新性地以合唱队、舞队等形式来描述环境、烘托气氛,又巧妙运用信天游、花儿等民歌小调抒发人物内心情感。在今年6月举行的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上,秦腔《王贵与李香香》摘得第十六届“文华大奖”。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部作品实至名归。但艺术永无止境,为了让这部作品走得更远,创作团队认真听取了专家们的意见。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王馗提出了几点建议。一是,“送羊”的过程显得有些长,节奏有点拖沓;二是,在李香香被抢走后,她的人物性格与之前相比有些割裂,人物本身的抗争显得主体性不足,是否考虑将“送羊”的过程简化一些,留出一些戏份来渲染李香香内心的变化。三是,整个故事主要采用白描方式,对民众立场和想法的表现尚显不足,比如村民是否也加入了赤卫队,应该有所暗示,强调民众的革命诉求。中国艺术研究院梅兰芳纪念馆原馆长、研究员秦华生也谈了几处自己感觉不满足的地方。一是,剧中有些场景话剧痕迹较重,需要淡化。如最后“美人计”的使用,是否可以借鉴昆曲、京剧的表演技巧;二是,在表演、道具细节等方面可以更加出彩。如男女主角在井台上的那场戏,舞台表现显得比较简单。“女主角好像没有挑过水,水桶显得轻飘飘的,而且剧中使用的羊皮桶不会出现在那个年代的农村。”

  张家港市锡剧艺术中心主任、一级演员董红从自身经验出发,提出可以为主演增添一些符号性设计。剧中的歌队、钢琴等都是特定的符号,而王贵与李香香两位主演能否把他们设计成“符号”,让其他演员、乐队等为主演服务。“如开场可让歌队如流动的线条般走动,随着诗歌的吟唱、跟着传统乐队的演奏、依照舞美的样式,慢慢把环境感、年代感营造出来,然后两位主演不知不觉出现……这样,能够更加凸显我们传统的、经典的东西,也更好地利用舞美的语汇表达。”

  艺术大胆探索 丰富审美表达

  秦腔《王贵与李香香》通过交响合唱与传统戏曲相结合的手法,实现了传统与现代、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巧妙融合。对这种创作手法的探索,与会专家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中国戏曲学院戏曲研究所所长、教授傅谨认为,歌队这种艺术形式的运用,很长一段时间,戏曲界对戏曲新剧目运用大乐队、包括歌队是有保留意见的,觉得这种方式会破坏戏曲本体、冲淡戏曲风格。“但我觉得《王贵与李香香》恰恰不是这样。剧中歌队的表现并没有喧宾夺主,而是起着衬托的作用,关键的音乐效果是由传统乐队来呈现的。当可以用其他艺术手段来丰富和强化传统艺术时,我们没有必要拒绝它。当然,前提是以‘我’为主。”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剧本创作中心艺术总监、一级编剧罗怀臻提出,以现在的舞台表现力,其实不必依托钢琴和歌队来解决作品的风格感,而应该做做减法、回到秦腔本身。“这不是倒退,而是在到达更高、更丰富的审美表达境界后的再次回归。这样一来,这部作品的演出会更轻松,更有利于它的传播。”“这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但核心问题在于这出戏的诗性是不是无法从歌队中剥离出来?”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原院长、研究员黄在敏指出,这部作品的诗性不在于歌队,而在于这个作品本身就有诗性,歌队只是一种“外包装”。“如果没有歌队或钢琴,是否就无法与世界接轨了?并不是,我们这出戏本身就具有审美特色的,它与民间艺术之间有着一种内在的沟通。歌队与钢琴的设置值得再推敲,如果不要歌队或者舍弃钢琴,只留几大件在舞台上,将这出戏的空间扩展开来,更加细腻地进行表演,同时保留这种民间特色,我觉得也可以达到现有的艺术效果。”中国戏剧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秘书长王蕴明表示,这部作品的歌队是在创新过程中的一种探索与追求,但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一是在舞台形象上,整个歌队与戏剧行动、戏剧情节和人物动作,衔接得不是特别紧密;二是歌队中唱诗班音乐到底该如何唱?如何让唱诗班演员的服装、演员的表情动作等更贴切,希望能进一步探索。”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教授冉常建认为,歌队的运用让这出戏产生了一种观赏的陌生化体验,也给观众带来了新的审美感受。但问题在于,目前这出戏的歌队可能更多的只是一种“嫁接”。在把西方乐队的编制、塑造人物的方法与戏曲乐队的编制、特性加以结合时,还没有融合到很高的程度。“我们需要思考,如果继续使用歌队,如何在艺术层次上进一步探索;如果使用简版,怎么‘简’也是一种探索。”山东省吕剧院原院长、一级作曲栾胜利建议,现有的伴奏是否可以适量增加些民族乐器,“这样不至于形成‘两张皮’的感觉,容易让人跳戏”。比如,钢琴、合唱中适当加入秦腔四大件或二胡,让合唱队的音乐与唱腔、美声唱法与秦腔演唱更好地融合在一起。西安秦腔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艺术总监、一级导演何红星也提出,音乐与唱腔由不同的人创作,还要加强协调、统一风格。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章抗美提出“并置”的问题,这是当代艺术的一个概念,在这出戏中也有所展现。“美声歌队、传统乐队,这些元素同时‘并置’在舞台上,有点没有中心。”他认为,应该要分清主次,表演是主要的却不够突出,作为舞台元素之一的歌队所占空间却略大,是否可以缩小一些,而把表演空间再拓展下。

  秦腔《王贵与李香香》是宁夏演艺集团秦腔剧院有限公司出品的第三部秦腔现代剧,与《花儿声声》《狗儿爷涅槃》并称“宁夏三部曲”。王馗说,“宁夏三部曲”为中国戏曲增加了宁夏声音,也带来一种现代品质;罗怀臻称其与“西京三部曲”一起相得益彰、互为表里,为中国秦腔这20年的艺术成就增添了耀眼的光彩。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艺术处调研员马珊珊表示,感谢国家艺术基金长期以来对宁夏的关心和支持。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将和《王贵与李香香》主创团队一起,认真梳理、消化各位专家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让我们这个作品能够走得更远,在中国戏曲舞台上留下宁夏的声音”。

[ 责编:刘冰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