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走不出的风景》:看诗人法学家如何抒情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02日 09:41:00

《走不出的风景》:看诗人法学家如何抒情

走不出的风景  苏力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年4月

法律

冯象先生的序与苏力论修辞学的论文,都尝试拔高这些致辞的精神纬度,我觉得却是画蛇添足。

□ 羽戈

德国法学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说:“写诗不会对法大唱赞歌——决不会,因为很多诗人就是从法学院逃逸的学生。”常见一些诗人引用此言,为当年误入法学院或者理工学院开脱。苏力是海子的师兄,比海子早一年进入北大法学院。江湖传闻,他年轻的时候,也是诗人。他最早的两本法学著作,《法治及其本土资源》和《送法下乡:中国基层司法制度研究》,扉页上分别引用了袁可嘉与何其芳的诗歌。这让法学院学生读来,颇为惊艳。我读完这二书,便死心塌地以为,苏力也是一个无比憎恶法律的诗人。

我的法学启蒙,就来自苏力和梁治平的书、王人博和卢云豹的课。2002年底我正式触网,读到苏力在当年发表的毕业致辞《你们不在提问了》,激动不能自抑,差点敲坏了网吧的键盘。此文结尾,苏力引述了周星驰的名言:“我爱你们,没有修饰和限定。”没有哪个语境,包括《大话西游》的经典镜头,能比“头发花白”、“工友模样”、“脖子上挂了个U盘”的苏力对即将离开北大法学院的毕业生这么抒情,更让我温暖,更让我感动涕零。

如今,苏力担任北大法学院院长十年来的诸种致辞结集为《走不出的风景》,于我的阅读而言,则是重温一段百感交集的旅程。冯象先生的序与苏力论修辞学的论文,都尝试拔高这些致辞的精神纬度,我觉得却是画蛇添足。致辞不是学术报告,它不是说教,而是相互体悟,它指向的不是头脑,而是心灵与灵魂,它的高度就摆在那儿,还有必要再揠苗助长吗?

我为什么念念不忘苏力的诗人身份呢?这倒不仅基于对《走不出的风景》的认知,更为诠释他近年来的华丽转型:从《送法下乡》转向《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与资本主义法治思想的比较》,这种高难度的屈体后滚翻,则非诗人不能为。

《走不出的风景》附录了三篇致辞,我最喜欢霍姆斯法官写约翰·马歇尔那篇。读到最后,竟想起大学时,常去一家快餐店吃饭,点一菜,赠一汤,菜味道一般,所赠紫菜蛋花汤的口感却是一绝,有时我们去吃饭,单单为了那份汤而点菜——《约翰·马歇尔》,正可比紫菜蛋花汤。

《走不出的风景》:看诗人法学家如何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