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2020年度中国好诗榜一月榜发布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16日 09:26:53

2020年度(第九届)

“中国好诗榜”一月榜发布

2020年度(第九届)“中国好诗榜”一月榜今天发布,《尘埃》《从长沙骑摩托回乡记》《个人隔离史》《鼓浪屿》《很轻,很轻》《小卖部》《夜游》《一切皆有可能》《在三水涧》《自然会有办法的》(按作品拼音排序)等10首现代诗上榜(作品附后)。

自第九届起,“中国好诗榜”对评选规则做出调整,从往届每年集中评选一次年度上榜诗歌,改为每月评选月度上榜诗歌,然后从12个月的月度上榜诗歌中终选年度上榜诗歌。中国好诗榜“月度榜”设推选评委9名,决选评委3名(名单附后)。推选评委负责推荐上月在传统媒体、新媒体(含自媒体)公开发表的现代诗作品(新作,50行内,历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的作品不再推荐),由3位决选评委对推选作品进行投票,获2票以上的作品当选“月度榜”上榜诗歌。

一月榜共收到推选作品36首,决选时,有10首作品获2票,14首作品获1票。

第九届中国好诗榜月度榜评委会

推选评委:

宫白云(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第五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陶杰(第三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云楼七狼(第四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宗小白(第五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薄小凉(第五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拾荒(第六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阿色(第六届中国好诗榜上榜作者)

辽东天赖(中国诗歌流派网栏目主持人)

忘了也好(中国诗歌流派网栏目主持人)

决选评委:

韩庆成(中国诗歌流派网总编辑、《21世纪华语诗丛》主编)

南鸥(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贵州省新诗研究中心主任)

张无为(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赤峰学院教授)

第九届中国好诗榜一月榜上榜作品

(按拼音排序)

尘埃

陈广德

来自最活跃的部分,和未知的

苍茫。甚至是我们的

当断未断。杏花落下来的

时候,芬芳也落,

枝头上的波涛向你要一个

去处。

还有心跳之后的落草。美玉

生出的烟。利刃结下的

锈。窸窸窣窣。

都由着他吧,权作是浊酒里的

思归。

一壶月色,湮没了

被大雪盖住的炭。我们深陷

其中,再深,

就会触碰到无火的

余灰。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大荒山文笔》2020年1月7日)

从长沙骑摩托回乡记

刘年

有高铁不坐,有便车也不坐,就是要骑摩托

骑了12小时,骑到凌晨四点

把摩托骑成了老马,把回乡骑成了出塞

把长株潭经济圈骑成了帕米尔荒原

把张家界市骑成了长青春科尔寺

把雨滴骑成了雪粒,把自己骑成了苏武

在岩泊渡停下来加衣服,有只狗,叫出了狼的孤独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行吟者刘年》2020年1月9日)

个人隔离史

病夫

一步二步三步至七步

我登七苦山

——题记

一个缄口的人,突然嚎叫。

一个哑叭,吐露肺腑。

一个拎空酒瓶的人,收藏光明,出售黑暗。

一副老牙,多想咬住一朵鲜嫩的乳头

朝深渊出发,时光耗掉一生

将自己撕碎,喂养不朽的影子

再次登临云朵,让幻象丛生

活成一个寓言,养肥儿子

多想赴一场酒的盛宴

伤口和伤口干杯

梦呓与疯癫把盏

铁与铁交响

黑与黑共欢

喜欢分裂,热爱荒诞,制造颠覆,怀抱异端

“我们从未如此紧地拥抱在一起

从未如此咬牙切齿地仇恨对方

我们嘴对嘴传递的诗句像美丽的罂粟”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春天》2020年1月28日)

鼓浪屿

曹东

黄昏来临,游客散尽

我站在日光岩顶

天空独自为我披上绚丽的袈裟

落日加速,大海上升

鱼的灵魂骑在鸟背上飞翔

只有这一刻,心才是完整的

它被粗砺的寂寥灌满

一日终将过去

而一日和一生

还不到一只鸥鹭落地时

所产生的

寂静的轰鸣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鼓浪读诗》2020年1月8日)

很轻,很轻

崔岩

自鸣钟每一秒都以嘀嗒声提醒。

每个小时,它发出清脆或者沉闷的

警告声。不过现在

以发条为动力的时代已经过去

我们依赖弱电、磁力

早已习惯,无处不在的、穿透一切的

波。它毫无声息

将我们身体击穿。而我们却无痛感

未能被这种静默的刺

从生活中唤醒。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送信的人走了》2020年1月19日)

小卖部

小北

出售香烟,副食,小孩的尿布

也出售豆腐

陈年旧事

挂着“住宿”两字

就可以出售睡眠

纸做的招牌

藏着一场大雪,它不像田野

收割完所有

坐拥着江山

已不管人间的买卖

(发表于《诗歌周刊》网刊2020年1月13日第390期)

夜游

孔坤明

夜深人静。祈福的人

带着各自的幸福

回到人间

我选择夜游。因为

月光下,每一块石头都慈眉善目

每一颗草都有菩萨心肠

仰望苍穹。我等一个人

等一个走失的自己

返回身体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长准诗典》2020年1月23日)

一切皆有可能

李飞骏

上帝说,要有光

领袖说,要有梦

我说,要有诗

快递小哥说,饭到了

有人对大臣说,鹿是马

有人对岳飞说,莫须有

仁波切说,头顶三尺有神明

特朗普说,还有战斧和飞刀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2020年1月5日)

在三水涧

简笺

没有什么不是流动的

阳光也是,草地也是

纪念碑。也是

油菜花像平缓的金色河流

每一朵浪,都溢出芬芳

举着旗子奔跑的少年

是不知疲倦的帆

山坡上,紫玉兰点燃

一枚枚小火炬

而白色花瓣,已先一步落地

铺设通往秘境的舞毯

几只说不出名字的黑鸟

一会儿在地上跳跳

一会儿,又迅疾飞起

它们的叫声沿着

茂密的枝叶,不断滴落

风吹过峡谷。吹过我的发间

我就站在那里

(发表于《作家天地》2020年第1期)

自然会有办法的

弥赛亚

去年埋下的种子

现在还没有发芽。

别人家的花在开,别人家的棺材。

周围那么黑,看不见也无妨。

不用担心盲人、瞎马、悬崖,

船到桥头,自然会有办法。

我说的那些事没有发生。

种子还在果实里,棺木还是一棵树。

一切形同虚设。

不必猜测生命去往何处。

雪落高山,霜降平原。

大海怎么办?伟大的自然会有办法的。

(发表于《诗刊》2020年1月下半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