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温州市龙港镇兴贤路288号

邮编:325802

电话:0577-64208592

24小时业务经理:郑先生 13958777625

网址:http://www.cjsiu.com

第一百二十二章她不想死在醋坛子里

时间:2018-01-17 00:38来源:www.cjsiu.com 作者:www.cjsiu.com 点击:

第一百二十二章她不想死在醋坛子里
第一百二十二章她不想死在醋坛子里

  尚宇望着怀里的小女人,换了个姿势,紧紧搂住她,下巴搁在她的肩头,满足地睡去。

  清晨,夏细语被摇醒了。

  “起来了,懒猫,不是说要去上班吗?”

  夏细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望着眼前放大的脸孔,有半刻的茫然。

  “鳝鱼?”

  “叫老公。”他的双眼一眨不眨地凝望着她,她看起来气色不错,脸色红润,精神十足。

  “什么?”夏细语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老公?”

  “哎,老婆。”尚宇欢欢喜喜地应了,漂亮的眼睛里尽是笑意。

  夏细语直愣愣地望着他,仿佛看到了一只怪兽,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了?老婆。”尚宇伸出手,拨开她脸颊上的头发,抚上她光洁的额头:“是不是头不舒服?”

  “啪!”

  夏细语一巴掌拍下他的手,语气怪异:“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家呀。”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不是!”夏细语吞了吞口水,说话有些困难:“我说的是,你怎么在我的床上?不是,是我睡的床上?”

  “你睡的床是我的床啊,我不睡我的床还去睡谁的床?你的?”

  艾玛,大清早来了个绕口令呀?夏细语不想和他啰嗦,说多了多累呀,是不是?

  “好吧,我上班去。”

  “嗯,好叻,老婆,我送你。”

  “停!”夏细语摸下床,正经八百地望着他:“黄鳝鱼,我脑子清醒得很,我知道我昨晚喝多了,进了你的房间,然后上了你的床,或许,昨晚还打扰了的睡眠。但是,这些都过去了,我们当着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聚好散就行了。”

  “你错了,老婆……”

  “打住,”夏细语摆摆手,截断他的话:“你不要想老婆想疯了,做你孩子老妈好多年,你口头上说说,我也接受了,当着老婆这称呼是不能乱叫的,你不要害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想要嫁给他的女人大把,万一来个比施莎莎更狠的醋坛子,揪住她的脑袋往醋坛子里摁,她可能就死在醋坛子里了。

  “不是,老婆,我已经说我爱你了,而且,你还替我生下儿子了,不是吗?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不能留下来吗?”

  “黄鳝鱼,你今天可得把事情给我说明白了,什么叫我替你生下儿子了?你不要凭空臆造行不行?要是给你老爷子知道了,我可得下八层地狱!”

  说什么嘛?白白替他养了几年儿子都拱手给他了,他还得寸进尺连孩子的妈也要,天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可是,我们睡两次了,咋办?我一时兴起,还拍了照。啧啧,睡梦中的你,抱着我睡得可香了,你要不要看看?”

  夏细语可不是笨蛋,她运了运气,收了收腹,暗暗扭了几下屁股,正常,不酸不痛的,肯定没给他占便宜,既然这样,她就大方点儿,让他得瑟得瑟吧。

  “得,算我倒霉,我不要你负责了。”

  “可是,”尚宇拨弄着手机,漫不经心地问:“如果人家在微博上问你是谁的话,我该怎么回答呢?”

  “随便啦,只要不是你老婆,不是孩子他妈,什么都行!”她就不信他敢传上去。

  “女朋友?情人?”他抬起头,询问她,半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他把手机地到她的面前,“已经有人在问了。”

  夏细语半信半疑地接过手机,低头望去。手机屏上,她八爪章鱼似的搂抱着他的大腿,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他的头拍了一半,可足以看清楚是他!

  评论区里,豁然有一条几秒前发的评论:“帅哥,这个女人是谁?你的女朋友?情人?”

  回复框里,尚宇已经点开,只要她一开口,他马上就会回复出去!

  “黄鳝鱼!”夏细语知道自己不该生气,可她就是无法冷静!这个阴险狡诈的男人,是她的克星!

  她丢掉手机,飞扑上床,双手捧住尚宇的脑袋,使劲摇晃:“你脑袋有问题是不是?你知不知你这样做我会被人唾骂?知不知道我会嫁不出去去?知不知道我有可能死于非命?”

  这个狂妄自私的男人,他害她还不够惨吗?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呢?

  尚宇的头随着她的摇晃摆动着,嘴角扬起,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等她发泄够了,停下来喘气的时候,他猛地拉下她的头,嘴唇准确地吻了上去。

  “唔……”夏细语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招,整个人扑在他身上,挣脱不了。

  尚宇一个翻身,压她在身下,长腿勾过手机,咔嚓咔嚓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夏细语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比此时更加痛恨手机,她支起身子去抢,没想到这样的姿势更加暧昧,尚宇掌握好时机,又拍了好几张。

  “你拍!你拍!你拍好了!”她干脆放弃争夺,平摊在大床上,气呼呼地叫:“拍吧!拍吧!”

  “你在勾引我?”

  看到尚宇开始脱衣服,夏细语吓屁滚尿流地爬起来,头摇得像泼浪鼓:“别,尚大少,我开玩笑的,别啊、别过来……啊……”

  “好了,我去换衣服了,你动作快点啊,不要迟到了。”尚宇说完,脱下睡衣挂在衣架上,拿起衬衣和西装,去卫浴间了。

  闹了半天,他是要换衣服啊?夏细语脸火辣辣地烫了起来,为自己惊吓过度失笑。

  “老婆,我今天开始正式追求你。”下车的时候,尚宇难得正经地说,在她额头上留下一吻。

  神经病,夏细语嘴巴不停蠕动,就是不敢骂出声来。

  “如果你敢躲着我,我把那些照片全发在微博上,叫市民们找你出来。”

  “我不敢躲了。”夏细语陪着笑脸,苦哈哈地说:“老大,请叫我夏细语行不?”

  “你叫我宇不?”

  “不叫!”肉麻死!

  “那就免谈了,老婆,祝你上班愉快!”

  “尚宇!叫你尚宇行了吧?”夏细语趴在车窗外,压着火气和老虎谈生意:“你也叫我夏细语行不?”

  “你叫我宇,我叫你细语。”尚宇忽然想到宇和雨,笑了:“我们的名字都有雨的音,要不你叫我大鱼,我叫你小鱼吧?”

  “滚!”夏细语终于隐忍不住了,狠命一脚踢向车门:“随便你叫好了!”

  阿猫阿狗还不是一个代号吗?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拜拜,老婆,下班见。”

  望着一溜烟跑得飞快的红色跑车,夏细语在原地跳了几十个来回,气都无法消下去。

  “姐姐,你在干什么?”

  温雅妍轻柔娇嫩声音好比天籁之音,暖暖地沁入夏细语狂躁的心里,舒服异常。

  “妍妍,你也在啊?”

  “我早上没有没有什么事儿,就过来看看。”

  那天晚上听温雅莉说尚宇带走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人,她猜到是她,可又不好问温雅莉,就来御龙酒店等,可她请了三天假,没见着。昨夜又听人说在这里干了五年的领班被辞,出去之后还在一条巷子给人狠揍一顿,她隐隐觉得这事儿和夏细语有关,就跑过来问问。

  “我三天没有上班,得去忙咯。”夏细语笑着对温雅妍说:“你回去吧,姐姐有空了一定去舞蹈班看看。”

  “姐姐,中午一起吃饭!”

  “好啊。”夏细语挺喜欢这个漂亮无邪的妹妹,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中午,金海餐厅。

  “妍妍,怎么来这里吃饭?”她站在金海餐厅门口,有些踌躇,她一打工仔,消费不起。

  “没事,我请你的,算我的!”温雅妍看出她的不安,兴致高昂地拉着她,“走吧。”

  “妍妍,我们还是换一家吧,这家太贵了。”她有些担心在这里遇到不该遇到的人。

  “我都订好了,而且,有人在等我们哦。”温雅妍故作神秘地说,心里其实哀叹不已,妈咪和老姐都不是好说话的人。

  “谁?男朋友?”小样儿,那副神秘的小模样,肯定是交男朋友了,夏细语为她感到由衷的开心,和她一起来到二楼的雅座。经过一楼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望那个靠窗的座位看去,空空的,心里顿时有些失落。

  包间里,真的坐了两个人,夏细语一看到她们,就有抬脚走人的冲动。

  温雅莉和夏暖倒不意外她的到来,实际上,她们在等她。

  温雅妍紧紧揪住夏细语,内疚地说:“姐姐,我本来真心实意要请你吃午饭的,可是,我姐姐一定要我带你来这里,对不起,我骗了你。”

  “大姐,妈咪,夏姐姐来了。”

  夏暖站起来,对夏细语苦笑。

  “你好。”她不想给这个女儿带来难堪,主动说:“这是我的两位女儿。”

  夏细语看看温雅妍和温雅莉,面无表情地点头,见到温雅莉,想到温雅妍的名字,就猜到她们是两姐妹了,只是她为自己的笨好笑,明明那么相近的名字,怎么就没有联系起来呢?

  温雅莉见到她,娇媚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跟着夏暖站起来,傲气地点头:“夏细语,我们已经很熟了,就不说见外话了。”

  “嗯,好吧,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找我有什么事儿?”温雅妍善良单纯,夏暖也没有必要带着温雅莉来找她,用脚趾头都知道是她找她。

文章《第一百二十二章她不想死在醋坛子里》原创来自:宿迁职业技术学院

与《第一百二十二章她不想死在醋坛子里》相关文章:

代怀孕-广州南方代怀孕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