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文学网_经典语录、励志文章、经典散文、美文欣赏_原创诗歌
菜单导航

血绣凰:以我痴心布绣相思

作者: 宿迁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5日 16:59:25

琼花落,闲池阁。君不见,一夜明火不熄,以我痴心布绣相思。

他说最爱她刺绣时的样子,十指芊芊,姿态从容,那般温雅娴静。她便更加努力地刺绣,时常挑灯天明。

他说他想要考取功名,不愿他们劳苦一生。她便毫不犹豫地卖掉所有绣作,为他换作上京的盘缠。

那日院子里的琼花铺满了晴天一际,纷纷扬扬的。她迎着漫天琼花朝他走去,裙裾席卷了一地花雪。

银两送到他手上时,他只觉心口一紧,满目心疼,一把将她拥在怀里,“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她双眸清澈如水偏偏又盈了几分坚定,“认定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怎会不值得?”她还说会绣出血凰图贺他功成名就。 他不语,只是将她拥得愈发紧了。

古亭碧草连天,他俯神吻向她的眉心,“涟儿,等我。”只来得及说上一句好,衣影纵马而过,漫天烟尘瞬间便模糊了她的眼睛……

数月过去,入秋后天气转凉,琼花凋了大半,早已不复从前的繁茂。自他走后,她仍是没日没夜地绣着。可她渐渐发现自己看针线越来越模糊,竟是得了眼疾。

她不想让自己连累他,他回来时她已与另一户人家订了亲,也狠心将他的东西都丢了出去。他大喝,问她为什么。

她背对着他,语气淡淡,“不想等了,不爱了。”他拂袖而去,自是没有看到她红肿的双眼。

他开始用身份报复她,他逼着她在天明前绣出血凰图,即使知道那只是一个虚有的传闻。却没想到她竟笑着应下。

暮夕昏星,他想回头再细细看她一眼,却终是没有看清楚她的面容。

那天夜里她点燃了一室的蜡烛,铺地的烛光晕照着她清丽的容颜。她仍是笑着以最美的姿态捻线穿针,就像他以前专注看自己那般温雅娴静。

十指嫣红,浸染了原本没有颜色的凤凰。满室烛光里,她轻轻闭上眼睛,针线滑落。

他行夜未眠,总觉得心口处缺了一块儿。

拂晓,他赶往的住处。那时抬眼看去,院里的琼花枯黄败落,枝桠间是暗云浮沉。

只是以后,他此生都再见不到她刺绣时极尽嫣然的一笑。